我喜歡

6

谢金发了次火,金菲他们立马就痛改前非,不再探险也不去夜店了,而是几经选择后慎重的改成了真人CS,真人CS,既正经又健康而且充满活力,谢金发誓他绝对不想玩,但是没有理由拒绝了,于是谢金只能微笑着骂了句MMP后穿上了防弹背心奔向了新的火坑。

CS区是在郊区的山上,一整座山都规划好了,山顶上建了栋大别墅以供休息,山腰和山脚都算野区随便玩,谢金本来想着进山后找个地方就藏起来,苟到最后那也算逃过一劫,但是也不知道是金菲他们找人太厉害还是谢金藏的太菜,从山下到山上,谢金很是遭了一番社会的毒打。

他先是爬不动山,走了一小段就在山脚找了个坑用些树枝子和杂草把自己原地埋了,结果李鹤东路过,一脚踩在他手指头上,那种底子特厚,棱特多的登山靴,疼的谢金嗷一声就窜起来了,谢金肯定知道自己战五渣,所以跳起来就跑,李鹤东就在后边追他,边追边往谢金身上扔夹子,这夹子一砸到东西就会自动打开夹住碰到的一切东西,所以谢金后背屁股上全是夹子,疼的一边跑还一边嚎叫。

仗着腿长的优势,连滚带爬的甩开了李鹤东,在山坡上趴了好久,确定李鹤东没追过来,谢金才敢起身揪自己身上的夹子,一边揪一边就骂这A真不是人当的,刚才吃了亏,这坑肯定是不趴了,谢金寻了处灌木丛,拿着98K猛一顿敲,确定没有蛇后躲了进去,然后孟鹤堂就路过了,本来都走过去了,谁料又折回来小解,一泡无根水正巧浇在谢金头上,谢金不仅被尿,更是将小孟孟瞧了个清楚,于是便再次尖叫着从树丛里跑出来,直吓得孟鹤堂尿了一半,裤子都没提就和谢金互相撕扯着滚下坡去了,坡下有个泥坑,两人便双双落在泥坑里,由于装备都掉在了坡上,两人便在泥坑里徒手拼力气,谢金身为一个O,空长了个大个子却弄不过孟鹤堂,让孟鹤堂回手就按在了泥坑里完虐,那个惨呐,脸上不用说,头发都能直接抓个根立的造型。

孟鹤堂掉着半拉裤子还按着谢金,这惊悚一幕被因尖叫声吸引来的周九良看了个全,周九良也没想那么多,拿着自己的九八K就要淘汰这对狗男男,刷刷的开了几枪后,孟鹤堂和谢金就分开各自向两边滚去,各自找了个树躲了起来,周九良不紧不慢的收了两人的装备,只慢悠悠的下坡,一边走一遍还喊着让两人投降,谢金心里无数匹草**奔过,心想自己就算不厉害也不应该这么菜,可还没等他小宇宙爆发,就被周九良薅着后领子拎出来绑上了,周九良绑好谢金又去追孟鹤堂,留谢金在原地气到爆炸,自己竟然连乖乖团子都打不过,而且团子系的绳子竟然这么紧,要死要活的解开了绳子,谢金觉得自己的指甲都要扣掉了,身上的泥半干不干,甩也甩不掉,谢金索性就不甩了,站在原地想了片刻,一肚子的窝囊气,藏也藏不住打也打不过,谢金干脆自暴自弃,随便的在林子里走。

然而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山就那么大却藏有七个人,于是谢金又接着遇到了金菲,王九龙,张云雷组合,这三人临时搭了伙,可怜谢金在一系列劫难之后变成了半泥塑的熊样,再在林子里这么一走,就这么说,枝繁叶茂的大山里,树叶哗啦啦的响,里面忽然有个看不清是啥的东西在动,任谁也得害怕,张云雷三人组就很合理的被吓到了,并且果断扔出了芥末烟雾弹,谢金无辜又被捶了一顿,“悲伤”到差点把眼哭瞎了后终于被淘汰了。

5

谢金这只大长虫顶着鸡窝头,哭的像个鬼一样跑回了玫瑰园,留着孟鹤堂他们等玩够了也找不见他了,都以为谢金是找到合适的了也就没在意,结果第二天谢金竟然也没回来,其实谢金是躲在房间里没出来,但这群人不知道啊,等到下午也没见谢金回来,打电话谢金也不接,这就有点不对了,王九龙试着去敲了敲谢金的门,结果屋里啪的一声,王九龙吓了一跳,听这声音分明是什么东西砸在门上了,虽然无法理解原因,但王九龙还是断定,小爷爷肯定是因为昨天的事发火了。

客厅里王九龙、孟鹤堂、张云雷、金菲外加今天刚过来的周九良和李鹤东正在大眼瞪小眼,这事就是这么个事,其实在他们看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谢金虽平日里娘气了些,但到底是A,这出去玩哪还有吃亏的道理,可偏偏谢金就是生气了,不仅生气了,还意外的发火了,这群人坐在客厅里一边琢磨着该如何给谢金道歉,一边又忍不住腹诽这小爷爷着实太过娇气,娇气到让人忍不住怀疑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癖好,比如A喜欢A什么的。

这客厅里一片纠结气氛,谢金在房里竟也是纠结的要死,昨天的事确实过分,但是这群孩崽子毕竟不知情,谢金实在心软,觉着反正自己也没真出事,还是不让老郭知道的好,可是刚才王九龙来敲门,他又实在没忍住摔了东西,这还怎么收场啊,正当谢金纠结的要把手指头咬掉的时候,王九龙又来敲门了。

王九龙作为客厅里的老幺,直接被决定来打冲锋,计划已经商量好了,就是让王九龙火力全开,仿着刘筱亭的样子撒娇,作为社里为数不多的几大长虫之一,撒起娇来应该劲儿挺大的,主要是应该挺抗揍。

王九龙果然也不负众望,使了老大的劲儿,让谢金一开门就收获了一个大熊抱,开门那一刻谢金懵了,王九龙自己也跟着懵了,谢金懵了就是单纯的吓了一跳,没料到王九龙会来这一手,但王九龙懵就很微妙了,怎么说呢,抱谢金意外的好抱啊,谢金虽然大只,但是王九龙连着胳膊去圈他竟然意外的容易,而且两只手还能分别摸到自己手肘位置,这也就算了,以前怎么没注意谢金身上有一股子甜甜的味道呢,而且软软的,这感觉活像是抱了个O(女孩子)。

谢金反应过来伸手去推王九龙,王九龙出于私心没有松手,反而抱着谢金左右晃,并百转千回的叫了声“小爷爷”

谢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心想现在的孩子都什么毛病,先是刘筱亭,现在又是王九龙,看来是刚才摔东西吓得,谢金拍了拍王九龙的后背“哎,师侄孙。”

“你别生气了,我们都知道错了。”王九龙听见谢金回叫自己,感觉似乎没什么怒气,于是就高兴的接着晃并默默觉得小爷爷拍自己的手真软啊。

“嗯,不生气了,我年纪大了,受不了这个,以后别这样就行了。”谢金一边回答一边慢慢使劲,几次尝试,挣脱无果后便咬着牙暗骂王九龙这个小瘪犊子劲真大。

眼见王九龙撒娇成功,旁边藏着的其他几个也纷纷出来了,并跟闹着玩似的排着队跟谢金求抱抱以求原谅,然后,谢金漏出了这辈子最假的微笑,后退了一步并狠狠地摔上了门。

4

谢金回房后急忙换了抑制贴洗漱了一番,收拾好后就躺在被窝里缓神,一边纠结着昨晚不知栽在谁怀里,一遍又暗自发誓再也不会去这种地方了,太吓人不说,这要是让老郭知道自己跟着他们出去夜不归宿只怕是要把天炸下来,想到老郭炸毛的样子谢金紧了紧身上的被子,只催眠自己要赶紧睡觉。

许是受惊受累,谢金迷迷糊糊竟是睡了整一天,等他傍晚起来的时候金菲他们都逛了公园回来,就等着他起床然后去蹦迪呢,可怜谢金顶着鸟窝头,眼还没睁全开就被孟鹤堂和王九龙从被窝里薅出来,连鞋都没穿就塞进车里直奔夜场了。

本来吧谢金是大辈儿,大伙平日里虽然也闹,可总归是有个分寸,这会赶着老郭不在,谢金又是个发火都软绵绵的性子,这群爷们儿倒仿佛商量好似的,铁了心是要帮谢金变得爷们点儿。

大伙心是好心,可路数不对,谢金也只能是有苦难言,他也想变得爷们,可他也得有那个底气啊。

一路懵逼到了夜店,耳边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打碟声,谢金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到哪了,转身想说走,可还没等听清王九龙他们说了啥就被人拉到舞池里了,一堆人挤着他群魔乱舞,有人送便宜给他占,也有人拿咸猪手占他便宜,谢金脸羞得通红,到底是未经人事的omega,哪里受得了这般屈辱,一时间倒是急得面红耳赤,眼里打了泪花。

可惜金菲他们没看见,他们第一是觉得谢金是个A,左右也吃不了什么亏,再一个这舞池里彩色的闪光灯晃来晃去,能大概看出你是谁就算不错了,谁还有功夫注意那个。

谢金在舞池里天崩地裂,不想碰别人也不想被别人碰,手脚都不知道摆在哪好,夜场里的老油条与妖艳者极多,谢金这幅清纯样子自然很快就被人贴上了,走也走不了甩也甩不掉,明明是欲哭无泪在别人眼里却像是玩的正欢。

王九龙早就挤没影了,舞池边上的金菲和孟鹤堂原本还不放心,看见这一幕对视了一眼,心领神会的觉得谢金是孺子可教,尤其是金菲,昨天意外的拥抱,他分明闻见谢金身上有股子omega信息素的味道,本来还怀疑了一下,看见谢金这样倒是瞬间释怀了。

于是金菲和孟鹤堂也挤进了舞池,融进了欢乐的海洋,舞池里的人都很开心,除了谢金,谢金这个倒霉蛋不但被人缠上,甚至被带出了夜店,要不是谢金一直拼命拒绝并用报警吓唬那人怕是就栽了,好在那人是个吃过玩过的,讲究个两厢情愿,见谢金实在不愿意也没强求就走了,那个人虽然赶走了,可谢金也没少被占便宜,胸口上都被掐青了几处,他何曾见过这般阵仗,没敢给老郭和于大爷打电话,只心有余悸的光着脚丫子蹲在黑巷子里后知后觉的哭。

3

玫瑰园里起了一场小暴风雨,来的快去的也快,而谢金作为引发者却是一无所知,他依旧以为他的alpha皮肤密不透风,所以当刘筱亭委屈兮兮给他打电话,说要跟着岳岳去商演的时候,他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的端着自己太师爷爷的辈分好好嘱咐了刘筱亭。

关心的话是没少说,可那长辈性的怪异语气还是让刘筱亭心有不甘,挂了电话后还愤愤的暗自发誓,一定要尽快把谢金弄到手,让他改口叫自己老公。

其实德云社里那么多A,老郭也不是没考虑过把谢金许给其中一个,毕竟都是知根知底的好孩子,但凡谁能跟谢金成了,老郭也算安心,可惜,这群孩子们都不上道,这么多年愣是没跟谢金产生出爱情的火花,老郭想了想,觉得不行,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会幸福的,所以老郭渐渐的就打消了自家白菜归自家的想法,着手连了红线,在发现并找刘筱亭进书房之前就邀请了金菲来玫瑰园做客。

金菲是个机灵的人,不但生的好,相声说的也好,老郭极为喜爱他,其实两人若算起辈分来还算是同辈,可或许也是因为年纪的原因,老郭一直拿金菲当小辈去疼,这次请金菲来玫瑰园虽然是为了结亲,但老郭也没有明说谢金的身份,只含糊其辞的说会给金菲介绍个媳妇就把金菲给骗来了。

金菲美滋滋来了玫瑰园,老郭却带着于大爷出差去了,于是这接待客人的活计顺理成章的就落到了大辈儿谢金身上,谢金和金菲在“新人”节目上是见过的,所以也不算太过生疏,再加上有张云雷孟鹤堂他们一块陪着,金菲虽心里范嘀咕但也还是安心住下了。

谢金本想着招待金菲无非就是安排衣食住行,带着转转BJ城罢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这其实只是谢金的个人想法,孟鹤堂他们可不这么想,他们想着是要带着金菲去喝酒蹦迪,把刺激的玩个遍玩痛快了,本身金菲也不是那种古板呆滞之人,既然来了北京那肯定是要招待好的。

对于这个想法谢金是把头摇成了拨浪鼓,那也没能反对成功,就在他死命拒绝的时候,金菲只轻飘飘的点了点头就算同意了。

而谢金的灾难也算就此开始了,第一天的时候他们去了BJ周边的废宅进行了探险,大半夜的偷偷摸摸翻进去,其他人都好说,可谢金这身娇体软功夫不好的少不了要磕着碰着,omega最是娇贵,更禁不得吓,说句良心话,谢金假扮A,这么多年没人怜香惜玉挺过来,就算够皮实了,这但凡现场换个别的O来肯定当场就哭了,不过估计也不会有人舍得带着omega来这种地方,当然,除了谢金,谢金别说哭了,就算摔了也不吭声,当场爬起来就往前走,明明怕的指尖都泛白,却也还是装成大胆的样子,

谢金一路抖着心肝往前走,脚底下忽然不知踩了啥滑了一下,嘤咛了一声猛的就扑进了谁怀里,谢金不知道那人是谁却明显感觉抱着自己的人顿了一下,心里一慌急忙就推开那人站起来了。

因为这个小插曲,孟鹤堂在前面问了句“没事吧”

谢金回了声“没事”后,一行人就继续向前走,弃宅一共三层,楼上楼下挨着看过去,小惊吓不断大惊吓倒是没有,一行人要死要活的探完险后在门口休息了片刻,开车赶回玫瑰园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

一整夜的精神高度紧张加上在车上眯觉导致谢金在下车时腿软直接跪在了地上,张云雷伸手去扶谢金并调侃了一句“小爷爷,您这还得锻炼呐”

谢金笑了笑解释道“在车上睡懵了。”

大伙也都跟着笑,只心想谢金柔弱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看热闹的这群老爷们儿,在以后知道真相后差点没把肠子悔青了。

2

这刘筱亭忽然大转性,天天围着谢金转,他自己知道原因也就罢了,可这些不知道原因的就得迷糊了,眼看着刘筱亭又给谢金打电话腻乎,张九泰有些坐不住了,手机也玩不下去的和孟鹤堂对视了一眼,两人琢磨着,这大侄子是被他师傅扔出来太久了,急需长辈疼爱?按说这身边这么多师叔陪着,怎么也不该去招惹那个大辈,难不成因为谢金比较娘而散发有母性光辉吗?

两人胡思乱想,暗戳戳商量了一下还是给岳岳打了电话,说了说这么个事,岳岳一听觉得问题不大,只说没事,等着自己商演结束立马回家疼爱崽子。

这个事这么解决也算没啥问题,可惜还没等岳岳回来老郭就先杀回来了,气势汹汹黑着脸的急召小狼崽子刘筱亭进了书房,老郭这么多年教这么多徒弟,不管多闹腾也没说露过这副架势,这一看就是要出大事啊,孟鹤堂张九泰堵着门口,一边给岳岳报信一边准备着随时营救。

那边岳岳一听这消息,心脏瞬间梗了一下,飞机直接改签飞回了bj,等他急火火赶到玫瑰园的时候正赶上老郭和刘筱亭出来,小眼睛飞快确认刘筱亭完好无损后,一把薅过刘筱亭就给了一巴掌“你干什么了?”

刘筱亭被老郭盘问了几个小时,刚出来还没反应过来就挨了一巴掌,委屈的直哼唧。

岳岳也顾不得,明面上在质问刘筱亭,实际则拿眼一直在瞟老郭,看老郭的脸色。

老郭见岳岳的样子无奈的翻了个白眼,顺带着也白了旁边的孟鹤堂张九泰一眼“你瞧你那个作死的样子。”

孟鹤堂张九泰立了正,而岳岳则贱贱的哼唧了一声,还别说,那样子真是和刘筱亭如出一辙。

这件事就算这么了了,其实就是老郭听到风声,约摸着谢金是露馅了,急忙赶回来收拾,刘筱亭承认了自己发现了谢金的秘密,也答应了老郭不往外说,关键的是老郭也没有表示刘筱亭不可以追谢金,这让刘筱亭大为振奋,本想着追妻大计一往无前,结果岳岳却说要带他去走剩下的商演,刘筱亭欲哭无泪,这一走就是几个月不见,他的爱情才刚刚开始呀,然而刘筱亭这些心声岳岳是听不见的,岳岳只知道崽子最近有心事,闯了祸别人打可能没有轻重,所以要先把崽子栓在裤腰带上,众所周知,德云社护短是遗传,改不了的。

1

谢金是德云社里顶大的大辈儿,是粉丝跟着角儿们叫小爷爷,老郭得叫一声师叔的人物,可辈分虽然大,其实也才三十来岁的年纪,私下里还管老郭叫一声哥哥。

谢金是觉得亲近不太在乎,可对于谢金这声哥哥老郭大都是不认得,到也不是老郭死板,毕竟老郭也不管谢金叫师叔,两人看着也不像是有深仇大恨,反而亲昵得很,所以啊这原因追根究底还得说说谢金的身世,德云社里满社的A,谢金也是,但是是个假A,当初大辈们该没得都没了,老郭虽然别别扭扭拉扯着一堆臭小子,但也没忘了顺便拉上自己的小师叔,小师叔也就是谢金,身为omega虽然意外长得高但到底是露着一股子媚气,老郭一边扯着一堆孩子一边还得顾着德云社,想来想去也觉得不能安心,生怕一个没注意,谢金这个大白菜就让人拱了去,家里就这么一个O,可怎么办呢?想来想去想的掉了头发,最后和于大爷俩一拍大腿,那就装成A吧,这样最保险。

谢金就这样成了A,仗着辈大还有老郭和于大爷兜底,所以一直也顺风顺水没被发现,而老郭之所以不愿意认那声哥哥,说白了就是老郭觉得亏了,在老郭和于大爷心里那可是把谢金当亲闺女养的,所以,两位老父亲的心思,任哪个女儿管父亲叫哥哥也是不可能答应的。

谢金虽然大只,但性子温吞,可以说是将omega(女孩子)的矜持彰显到淋漓尽致了,本身德云社里就规矩大于天,人人见了他都要恭敬,偏他还是那么个性子,倒是阴差阳错的端起了作为大辈儿的高冷范,所以小辈们除了李鹤东大多是不跟他一起玩耍的,李鹤东是一副老干部性格又因为一起搭档所以玩得来,但是要知道李鹤东和其他人也是能玩得来的。

但这也真怪不了谁,谢金藏着掖着,不和大伙一起洗澡,不骑摩托还不蹦迪,烧饼给他做十个大面包片子他费劲吧啦只能吃一个,跟着关九海去健身,打个拳击都软绵绵的,这谁能受得了啊,作为一个omega这样实属正常,甚至惹人怜爱,可错就错在他现在在大伙眼里是一个爷们儿角色,所以就不那么正常了。

除去这些玩不到一起去的原因,还有一个致命因素,那就是筱字辈的,尤其以刘筱亭为首,这些筱字辈的天天算计着把谢金挂墙上,甚至说想糊在顶棚上,原因吗大家肯定都知道,就是因为辈分,他们虽然现在还没有收徒的能力,可早晚是要收的,辈分排到老郭那已经是太师爷爷了,排到谢金那就得叫老祖,心疼自己未来的崽崽要五体投地,所以提前就算记着把谢金糊墙上。

有句老话说得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这第一个发现谢金真实身份的就是糊墙代表刘筱亭,也是巧了,也是寸了,刘筱亭受妈妈嘱托去医院看望自家二姨,刚巧就碰上了来开抑制剂抑制贴的谢金,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刘筱亭问了问医院的窗口,结果让他震惊不已,于是在接下来的几天刻意观察下,刘筱亭终于确定了谢金是O这个事实了,这对于刘筱亭来说就跟中了五百万似的,大白兔奶糖味的媳妇从天而降,不要的是傻子,简直是一箭双雕的好事啊。

相比于刘筱亭的开心,谢金依旧蒙在鼓里,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漏了狐狸尾巴,他只是奇怪,这不怎么喜欢自己的小黑土豆怎么忽然就开始殷勤又体贴了,对于这个问题,其他人也觉得奇怪,心里多少有些怪异又说不出来,只能眼睁睁看着社里又多了一个不蹦迪不喝酒的人——刘筱亭。

刘筱亭不蹦迪不喝酒,时间都改用来赶场子接送谢金,约谢金钓个鱼逛个公园,仗着自己辈分小,撒娇那是丝毫不打马虎眼,偏偏谢金就吃这一套,他最受不了别人和他撒娇,一撒娇几乎就是百依百顺了,于是就这样,在别人还处在懵圈状态的时候,刘筱亭已经抢占先机,开始和谢金培养感情了。

1

恶毒女配重生之丁香

别是南州种,寒花七里香。

玉笄骈宝髻,金粟缀银珰。

自得山林趣,不为时世装。

紫霞休骋瑞,未及野梅芳。

丁香是花也是药材,绽于暖阳之中,开时热闹成簇伴有奇香,若是女孩叫了这个名字想来也该不尽温柔, 本人有幸是个女娃娃,也正巧唤做丁香,虽出身富贵,样貌尚可,却终究不能如花一般让人怜惜,只因我是个天生的恶毒女配。

我是宝莲灯里的女二,是华山脚下丁府的小姐,是那个劈山救母的沉香的指腹为婚的未婚妻,是各种明害暗害女主的恶毒女人,是最后即便为救沉香而死也被骂飞了的傻叉女配,但我真的想给自己喊句委屈,我就想说凭什么呀,哦我爹一个乐善好施的善人养出我一个满肚子坏水的女儿,那被蒙蔽了双眼到处算计报仇的偏执狐狸姥姥养出一个傻白甜被我抢男人差点弄死都不恨我的白莲花,你就说上哪说理去,我和沉香娃娃亲但是偏偏就从来没见过,亲家之间各自念叨着有娃娃亲但是老死不相往来,为什么?因为在重信成诺的古代女主本来就是三了,再让我们青梅竹马就实在三的搬不回来,那就有人说了,爱情至上,可以青梅竹马但不爱你啊,或者干脆你不存在,呵呵我就笑了,说这话的人跟编剧一样是纱闭,你以为我想搅这摊屎吗?恶心!

我各种坏,体内有神力,可以以凡人之躯一拳就打死吞了宝莲灯芯长万年功力的妖精小玉,小玉爱沉香所以舍不得下手报仇,娘亲什么的反正死都死了,哭一哭痛苦一下就行了,但是一听我和沉香成亲就立马跑到婚礼引走沉香,然后又要杀三圣母报仇了,那也是说是忘记沉香的方法,三圣母此刻一脸黑人问号吧,沉香更渣,对了下眼神就抛下我追了,顾不得满堂宾客众目睽睽,顾不得他老爹爹端坐堂上,顾不得我丁府小姐名声尽毁,为了让沉香不是个渣男,各种折腾受苦都打不开的三圣母结界,小玉一剑就刺进去了,我的天呐,那一刻我都不知道哪个才是笑话,小玉偷灯芯背叛沉香,沉香也能原谅,因为他爱她,而她也爱他,小玉是无辜的是不得已的,不偷灯芯狐狸姥姥就会死,但是忙活十好几年的沉香是闹着玩呗,三圣母在山底下压着受苦就应该呗,那灯本来就是三圣母的,人家有权决定,沉香当然可以给小玉,但小玉没说没求,直接是偷的,真尼玛善良无辜,沉香也不是好东西,熬春姐姐四公主刚刚为他死,转头就为了小玉和一路陪他的兄弟熬春动手了,为了小玉也放弃救母了,你看看那个宝莲灯的名字好不好笑,还有我,明明白白说出过爱沉香,只把熬春当哥哥,没办法用对沉香的感情去对待熬春,流着眼泪说出这样话的我却能安安心心把头靠在熬春肩膀上暧昧着,多么矛盾的事,但是发生在了我身上,兜兜转转直到最后,都是一个为了三界苍生的大局,二郎神设计启发了我的恶,因为救三圣母和辟出新天条的斧子力量不够,需要有善恶之念附身在斧子里,但是他说他不能操控人心,强调一下我的坏纯是因为我坏,我为沉香挡下致命一击附身神斧就死了转世了,小玉流干血变成灯芯和沉香融为一体就是附在沉香心头,沉香一个想念人就召回来了,我TM……就无语,转世之后我就没了之前的身份与记忆,和沉香再无瓜葛,在熬春的各种追求之下自然答应熬春,而小玉也和沉香堂堂正正毫无阻碍的拜堂了,其实这样也好,因为看清这一切后我觉得沉香压根配不上我,但是偏偏这电视世界成了真,我有了自己的思想,因为不甘,在奈何桥前哭断了肠,孟婆汤一碗接着一碗也不起作用,投不了胎便留在黄泉替孟婆种了五百年彼岸花,五百年后孟婆熬汤之余忽的向我挥了挥手,再睁眼竟重回人间未见沉香之时,可我好像也没什么想要。

哈哈哈哈,听说这位是送子观音简直爆栗流产主任,笑不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