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

17

  作为可爱又迷人背地里一直暗中观察搞事情的反派,孙志彪及时把路海洲捡走送医院去了,虽同为双胞胎,杜城嫌弃至极的人孙志彪倒是抱的仔细,一路上不肯让下人接手,而这也引得他家司机侧目,难道自家金丝雀般难养的少爷要开启霸道总裁爱上我模式了吗?真让人害怕。

路海洲醒的时候孙志彪正拿着一个多月的孕检报告开心,见路海洲睁眼便把报告给路海洲看,顺带还夸了句“洲洲,你可真争气。”险些没把路海洲气死。

不过气归气,路海洲更多的却是惊讶,这些日子忙的头大,他早把这事忘了,没成想还真就成功了了,孙志彪一开始只让他做手术,也没说到底怀着什么鬼心思,猜也猜不透,一时间路海洲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而孙志彪见路海洲一直皱着眉,以为路海洲在生气,优雅的把报告折叠好放进上衣口袋里后温馨提示到“孕夫要注意控制情绪。”

“你到底想怎么样?”路海洲有点焦心。

“当然是希望你把这孩子平安生下来。”孙志彪也不兜圈子,直说了。

路海洲气的想笑,心里直骂孙志彪神经病,面上却还严肃着“我当初答应你做手术,却没答应你会生下来。”

“当然,你确实没答应,不过你大可以试试,你要是打掉这孩子,我保证孩子的三个亲爹会第一秒知道这个秘密。”孙志彪自信起身离去,临到门口又换上笑脸回头“我觉得你对我有误会,我们还是得好好相处。”

这句话莫名其妙让路海州愤怒中还带着一头雾水,不过前半句一半说的对,在路海州心里孙志彪确实不是个好鸟。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貌似有点不受控制,路海洲开始慌了,他没想到自己真的会怀,而孙志标这个疯子也竟然真的让他生孩子,但是怎么可以呢?这孩子既不能被人知道更不能生下来,一想到未来可能发生的事路海洲就想不如死了算了,此时时间已经是半夜了,路海洲也很累,但是心里的事烦的他睡不着觉,支着眼皮疯了般想要想出个完美的办法来,没等他把天花板盯出个洞,门咔哒一声开了。

杜城带着沈翊蒋峰来了,忽然出现的三个人吓得路海洲血压飙升,坐在床上跟看见鬼了似的,他不敢想孙志彪那个疯子是不是干了什么疯事。

“李晗那个事对不起啊,是我误会你了。”杜城有些不好意思,率先来了这么一句。

路海洲不太敢看这三个人,偶尔瞟上一眼也猜不透,心依旧堵在嗓子眼,犹豫半天才试探着说了个“没事。”

气氛一时间有些别扭,杜城点点头尴尬的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倒是沈翊走了过来,坐在床边安慰似的拍了拍路海洲“肚子还疼不疼,能走嘛?”

“嗯?”肚子疼三个字像雷管似的在路海洲绷紧的神经上炸了又炸,下意识的便抬眼瞪着沈翊不答反问。

“不对劲啊路队,你这表情从我们进来就一惊一乍的,不是你给城队发短信说肚子疼来医院了让来接吗?怎么跟见鬼了似的?”蒋峰这直肠子看不下去,坐到床的另一边搂着路海州问。

可怜路海洲打从晕倒到现在就没看过手机,更别提发短信了,肯定是孙志彪干的,不过既然秘密没被发现,路海洲那颗提到嗓子眼儿的心便落回了肚里,眼睛一转马上下地穿鞋,医院这地方肯定是不能留,还是带着三个大爷赶紧走才好。

“我迷糊了。”路海洲随口敷衍了一句,杜城三个人也没在意,本来庆功宴喝酒,也是安排他们四个一块回家的,就这样杜城开车,蒋峰副驾,沈翊路海洲坐后面,夜很静,车子闪电般滑出停车场,仿佛只带着浅浅的呼吸声行驶在夜色里,没人说话,直到路程开出一半路海洲才后知后觉这是去杜城家的路“你不先送我们吗?”

“今天太晚了,都去我家睡。”杜城给了句通知般的回答便接着开车了,路海洲却想起杜倾,有心拒绝,睡到歪在他身上的沈翊像被吵到了似的浅浅动了下,沈美人一张小脸实在无辜,前排蒋峰也睡得迷糊,没办法的路海州一抿嘴,贴心又憋屈的吞下了想要反驳的话。

16

  孙局长贴心,关于路海州挖人的名单都给拟好了,一共四个,飞别是杜城,沈翊,蒋峰,以及李晗,挖人这个事不是不行,但是偏偏就是这四个,路海洲有点难受,本来之前查案子的时候就零零碎碎闹得不是很愉快,虽然后面案情水落石出以及杜城沉冤昭雪他路海洲都有功劳,但是怎么说呢,零碎已经零碎了,他老奸巨猾的形象在前,出去跟人开房被前三个当场抓获在后,虽然李晗没去,但路海洲用脚趾头想李晗也是知道这个事的,一个形象完全坍塌没什么希望再树立起来的人挖你,换你你愿意吗?

虽然也不能说是完全没有希望,但路海洲恨不得毁灭算了,关键他不止糟心他还心虚呀,烦躁的抓了两把肚子,路海洲暗暗祈祷千万不要成功。

案件收尾昏天黑地的忙了一个月,开始还不停想着该怎么相处该怎么谈起调动才合适,后来发现根本没有时间去操心这些了,因为案情牵扯人数地域太多,没完没了的报告和蹲点抓逃散人员,大家忙的脸不洗头也不梳,谁还会去提起之前的事,其实没了调查杜城这层隔阂,分局还是很友好的,也是真不拿路海洲这市局借调来的当外人,大家都是一家人,一样当畜生使呗。

这一个月熬下来,路海洲觉得自己虚了,总是没精神,两个黑眼圈都像是长脸上了,唯一值得庆幸的大概是孙志彪从那次做完手术真的再没出现也没联系过他,而肚子也没什么反应,路海洲就把这事给忘脑后了。

直到所有工作忙完去参加庆功宴的时候,分局那些人好像过年了般欢天喜地,唯独路海洲强颜欢笑,就在庆功宴的前一天,孙局又短信提醒他,问他借调需不需要续杯,一晚上的时间足够他愁的舌头上起了两个大泡,看着泛红的火锅下不去嘴,瞅一眼杜城他们四个和同事打得火热估计也没什么聊天机会,应付般吃了点水果小点心,路海洲打算再坐一会就找由头走人。

有了这个心思的路海洲看似注意力都在吃的上,实际上戳着小点心发呆也没怎么真的吃,等了半天貌似也没人注意自己,便偷偷按亮了手机假装有人打电话般光明正大的往外走,到了门口收了手机却发现李晗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了,正站在路边上打电话,而恰巧此时一辆飞速行驶的摩托正骑过来,按李晗站那个位置肯定是要撞的,路海洲说时迟那时快,冲上去就把李晗拉回来了,李晗没反应过来吓了一跳,尖叫了一声就半靠在路海洲怀里,路海洲也是心有余悸,安慰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人扯着胳膊甩一边去了。

来人是杜城,这一下用劲不小,路海洲本来就半支着李晗没个重心点,这一甩直接就摔地上了,肚子也抽筋似的疼上了。

杜城有些生气,但路海洲被甩在地上似乎是杜城没想到的,虎着脸帮李晗把路海州拎了起来后杜城嘱咐李晗进屋去

“李晗是A也不喜欢A,你喜欢怎么样是你的私事我管不着,但李晗你不准碰。”杜城可以说是恶狠狠警告路海洲了,但路海洲冤呐,这都哪跟哪啊“我没有。”

“别狡辩了,这个月虽然忙,但你偷偷找过几次李晗以为我不知道?我告诉你别耍花招,你帮过我我确实感谢你,但你要是再把坏心思放在李晗那我也绝饶不了你!”

得,这误会算大了,毕竟瞎搞的名声在前,路海洲一时都不知从何解释,偏偏肚子离奇疼的更带劲了,被疼痛折磨的说不出话的路海洲就像是默认,杜城也懒得搭理,直接转身走了,丝毫没发现路海洲捂着肚子两眼一番晕到了。

15

  孙志彪不知用什么法子搞来了杜城、沈翊、蒋峰的略略略(不能说),经邓听处理合成了一下,想要放在路海洲肚子里人工受孕(啊啊啊我在瞎说什么,夭寿哦),路海洲肯定不同意,当即便指着孙志彪骂他神经病。

孙志彪也不恼,志在必得的样子似乎把路海洲当做了随意摆弄的玩具,他知道路海洲是警察,骨子里就注定不吃绑架要挟这一套,所以他发完疯后又轻轻松松的便放了邓听,坐在椅子上悠闲地看着路海洲检查邓听有没有受伤,任凭路海洲拉着邓听就要走,完全没有阻拦的意思,他好整以暇的端着陶瓷杯子品茶,直到路海洲在门口被邓听拽住,他便控制不住的露出一丝笑意。

邓听噗通一声跪下了“求你了,只需要一场手术,你也不用去和转化者同房了,你那三个同事完全不知道,求你了好不好。”

“他骗你什么了?你别糊涂,这种人的话不能信。”路海洲拽着邓听想把邓听拽起来,邓听却不肯“他是S级!S级alpha你知不知道,国家保密级的,他答应我可以协助我的研究,我不能失去这次机会!”

路海洲当然知道邓听为了这件事有多么执着,但是他路海州祸害自己行,怎么能拿同事去跟着瞎搞,底线摆在那,他宁愿自己是被转化者上了。

路海洲态度坚决,邓听也不肯放弃,甩了路海洲的手便拿着头往墙上撞,S级alpha太珍惜,错过这个他怕自己这辈子再遇不上了,所以他给自己两个选择,要么把握住这次机会要么死。

路海洲凭借着当警察的反应拦住了邓听,可紧接着是邓听的第二下第三下求死,丝毫不作假的方式让路海州崩溃,直到路海洲喊出答应了才算停下,而邓听也再次跪下“对不起,我不能错过这次机会。”(邓听对不起,我也不能再拖了😂)

路海洲最终做了手术,好说歹说算是安抚了邓听把人带出来了,看着邓听一脸愧疚的样子路海洲头一阵阵的疼,亲自把邓听送回了家,却还是不放心般再三嘱咐道“既然孙志彪的血已经拿到了就好好做研究,别再去招惹孙志彪了。”

见邓听点头答应后路海洲才打车离开,路上手机铃响,同时接到了三条短信,第一条是孙志彪发的,提醒他要好好养着肚子,不要太累,第二条是张局发的,提了嘴要开庆功宴,主要还是说这次案件关联影响重大,收尾工作需要大量的报告记录和开会宣讲,而这些需要路海洲和杜城他们共同完成,所以张局已经向市局申请了路海洲延期借调,第三条是他家孙大局长发来的,听说你墙角挖的不怎么样,批你延期再延期,接着挖吧。

三条短信路海洲一条都没回复,脸色复杂的把手机按灭了然后再按亮,最后揣进兜里叹了口气,他已经无语了。

14

眼前的人生的和杜城一样,气质上却完全不同,相比杜城的糙劲这一个就要贵气白净很多,就连笑起来都是一股子精明算计的商人相,明明一样却又完全不一样,要非说有什么相似的大概就是都有一种藏在表象之下的痞劲。

作为杜倾的老同学,路海洲确实听过杜家双生子的事,但是那幼子早夭,难不成还有什么别的隐情。

怀着各种震惊与猜疑,路海洲审视着眼前的人,随后便听见这人亲亲热热叫了一声“洲洲,跟我走一趟吧。”

假杜城的手跟长了雷达似的就往路海洲肩上搂,路海洲原本还反抗,看到视频里被五花大绑的邓听后便没了言语,任凭这人搂着他出了医院一路扬长而去。

加长的豪车以及穿西装的司机似乎证明了这人的有钱,路海洲想破脑袋也不明白这仇怨会出在哪,没有想象中的动手动脚,一路上这人都斯文又绅士,下车时甚至还主动开车门扶着车顶,待遇是好的,但路海洲自认身为一个大猛A,受到这般待遇可谓是满身不自在。

路海洲憋着难受不说话,一路跟着假杜城进了别墅,留着心眼的一路观察,高级的设计装修暂且不谈,单看这一串串打招呼的男仆女仆,路海洲判定这人虽然对自己暧昧不清的,但似乎也没有囚禁自己的意思,莫名其妙的心刚要稍稍放下,这人关了门回身就探手来摸路海洲的脸,虽然有些猝不及防,但路海洲到底是干警察的,挥手就打开了这咸猪手,迈着步子再想躲开的时候腿便软了,路海洲跌坐在地,突然出现的强势信息素压制着让他不断发抖,这样的威压是S级alpha!路海洲惊的慌了神,可一抬头看见的是假杜城依旧笑的一脸优雅。

‘真正的猎手是不动声色的’路海洲脑海中忽然浮现出这句话,一遍又一遍,眼前看不透的人让他开始害怕,但是天生的压制让他毫无还手之力,路海洲眼看着这人轻飘飘把自己抱在椅子上然后探身亲上来,抗拒着死死闭上眼,心里绝望之际这人却又放了他,周身威压撤去,路海洲脱力般瘫在椅子上大口喘着气,而对面假杜城已经安坐在椅子上,一脸玩味的看着他“不愧是姐姐看中的人,味道不错。”

“你是谁?”路海洲有些恼了。

“正式介绍一下,我叫孙志彪,是杜城的双胞胎弟弟。”

“你不是……”虽然光看脸也能猜出个大概,但这其中未知的事太多,路海洲明知故问,到底顾忌着,夭折两个字没好说出口。

“夭折了对吧。”孙志彪笑着摇了摇头,似乎对自己这段经历不太在乎,“我爸爸暗恋我妈妈不成,赌气偷走了我。”看了看路海州有些懵的眼神又补充到“准确的说是养父,不过他对我挺好的,也没瞒着我,我不恨他。”

“那你抓我来干什么?”路海洲有些无语,想不明白这跟自己有什么关系,自己不还帮了杜城吗?

“你是姐姐看上的弟媳,我作为他的亲弟弟不该看看你吗,杜城霸着姐姐这么多年也该够了,什么都是杜城的,甚至沈翊蒋峰都是他弟弟,那我呢?”说到这些孙志彪有些表情崩裂,终于装不住了,而路海洲也大概明白了来龙去脉,眼前这个孙志彪明显姐控,提起杜城也情绪波动的厉害,像是是双胞胎分离多年的怨念,但问题是杜家似乎都不知道这个小儿子还活着,有怨气去找杜城沈翊蒋峰都行,你找我干嘛,路海洲有些崩溃“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不打算和你家结亲,也跟他们不熟,你赶紧放了我和邓听。”

“哈哈哈”孙志彪笑了起来,“你和那个转化者就熟了,他就是个废物。”

看到路海洲惊讶孙志彪起身走了过来,拿手撑着桌子“不过我知道了你们的事,你要还邓听的恩情吗,你听好了,想要邓听的命就得听我的话,用你这特殊的肚子为我办件事,我要把这些年属于我的全都拿回来,就算拿不回来也要他们付出代价。”

1

近来最火的话题大概就是我六点六要重回AG了,网络上铺天盖地的都是这消息,认识不认识的都发信息来问,我也没回,其实说心里话,我从AG离开那一天就没有想过再回来,男人嘛,都有个不服输的劲儿,我当年为了能继续上场所以毅然决然选择离开,纵使有些不舍也还是觉得聚散终有时,每个人都该奔赴自己的明天,许是一诺在我面前总是太幼稚,故而我总自持老成,直到离开后,我才明白有些事有些人我没能分的清楚。

我和一诺从黑凤梨就是队友了,一路相伴经历也算感情不错,我一直觉得我们之间的关系更像是亲子,他年纪小喜欢依赖我,所以我才对他疼爱几分,可分开后,我竟想他想的夜不能寐,一闭眼就全是曾经的点点滴滴,网上传我走的时候一诺哭过,但是那天我没回头,所以也不知道这到底是真的还是段子,也不敢问,因为是我自己选择离开,也因为没多久一诺就有了别人。

他直播间里聊起的字里行间再没有我,发出来的视频和别人组了cp,一诺说“没有人会一直陪我,但一直会有人陪我。”

不知道是不是在说我,我的心原本无比的躁动难安,然后一瞬间便归于平寂,他说的对,这就是我需要面对的现实,曾经一起的时候还存在在某些假象里,如今分开归于现实,我们疏远的就像陌生人,竟真的从未联系过。

我远离了他的生活,然后偷偷关注着他,看他和别人亲密的排位聊天被人调侃,一边欣慰也一边难过,我知道不该的,但是我控制不住的想他,如今我抓住机会又能重新见到他,就算不再上场也没关系,知道和他没可能也没关系,我没打算坦白我的心思,我只是想再偷偷的陪他一段时间。

我的傻儿子,如果当年没哭,就当我自己弥补自己的遗憾,如果当年哭了,就当我回来还你的眼泪吧。

13

犯人抓下来后现场有些忙乱,有疏散人质的,有送医院的,也有忙着录口供做最后确认的,人手不够用,唯一会拆肚子的李晗也跟车先回局里去了,路海洲握着手机有些糟心,眼瞧着杜城把杜倾抱上救护车后上前把杜城从车上拉了下来,就在刚刚,他收到了铜城公司发来的视频破解,而视频里面清清楚楚看见的不是别人,正是杜城。

这一下无论路海洲再怎么心存疑虑,杜城也是百口莫辩了,果然,路海洲把证据举给杜城看的时候,杜城眼里出现的并不是惊讶,是无奈,甚至带着些许疲惫不堪。

局里的气氛异常紧张,路海洲坐在审讯室里却依旧在想杜城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件事从总局接到举报然后到他来再到现在,稀奇的扑朔迷离又指向明确,杜城这个人分析起来似乎是自相矛盾的,有些事本不该是杜城做的,偏偏杜城做了,路海洲回想,颇有身陷囹圄背腹受敌之感,而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感觉,大多来源于杜城的防备与隐瞒,如今到了这样的地步,杜城似乎翻不了身了。

路海洲若有所思的盯着杜城,果然,杜城一番懊恼,而后抛出了一番惊天言论,一名警察成为了犯罪组织的绊脚石,所以犯罪组织要设计陷害,然后名正言顺的除掉这个警察,所谓的知名大企业要推出的安全软件背地里却是要获取更多单身女性的信息然后进行拐卖,这一切都可笑的像是在讲故事,任谁来了不得说一声杜城神经病妄想症,路海洲当然也是这样觉得,但随后又动摇,杜城在说起会有更多受害者时盯着他的眼睛像狼一样,路海洲心里的疑虑便加大了,他也纠结是否可以相信这个自他来便满口谎话的人一次。

杜城被留职观察了,即便这样,沈翊、蒋峰、李晗还是无条件相信杜城,铜城科技的发布会在即,他们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此事事关重大,张局都批不下来的搜查令,最后是路海洲压上自己职位力承所有责任给要下来的。

这个决定有一半算是路海洲心软,沈翊的师姐来见过他,将路海洲打听的不完全的故事补全了,杜城沈翊背负七年,蒋峰热血七年,他其实也想看看,人如果沉在黑暗里压抑七年,到底是会磨炼重生还是偏执到底。

抓捕陈舟的过程虽然惊险了些,好在他也赌赢了,路海洲去医院看望杜倾,在窗外看见杜倾掐着腰一脸凶相的打电话便没敢进屋,想起上次扮孕的事不禁满头黑线,心里悄悄抱怨杜城简直是冤家,自己费那么大劲申请的搜查令连句谢谢都没有不说到现在也不见人影,摇摇头叹口气,路海洲决定还是赶紧回市局,这的风水真心不适合他,将提着的果篮放在门口后路海州转身撞进一人怀里,撞在一起后路海洲下意识抬手去挡,那人却坦然略有宠溺的用手轻拢着他,这操作弄懵了路海洲,定睛去看张嘴便叫了声“杜城?”

随后又觉得不对,这满身的西装革履,以及萦绕在鼻尖淡淡的香水味能是杜城?不对,眼神不对,哪里都不对。

12

杜城和路海洲没有按时到家,深知这两人知道自己的脾气,不敢气头上再惹自己,害怕两人是出了什么事,杜倾立马定位了杜城车上的GPS,开车匆忙赶到的时候就发现大厦被层层围住,心道果然有急事发生,心里的火与担心立马就消了一半。

杜倾好说歹说让围在外面的人带自己去找杜城,结果就看见杜城拿着对讲专心的看着监控屏,探头跟着看了一眼就瞅见自家弟妹路海洲挺着肚子跟着特警嗖嗖翻楼梯,杜倾一口气没上来差点厥过去,自从上次相亲,杜城就说两人成了让杜倾千万别搅和 ,杜倾高兴,也就喜滋滋真没敢派人盯着或打探两人,三个月不见,再看见就是自家弟弟拿老婆儿子当诱饵,杜倾的火窜到脑门子,气的两眼发黑差点倒地上,幸亏杜城及时发现把人捞住了。

为免杜倾被气死,杜城百般解释路海洲的肚子是假的,各种保证言辞凿凿杜倾才算半信半疑,然后精彩的就来了,路海洲那边成功混进去然后被犯人发现,试图拉进和犯人的距离,但犯人神经兮兮的竟然忽然聪明起来,不信路海洲是个孕夫不说还质问路海洲是不是那丧良心的老板派来的,气氛可以说是异常紧张,然后众目睽睽之下,路海洲想起李晗的话,伸手慢慢拉起了自己的衣服,出现在视线里的不是衣服不是枕头不是暖水袋,而是白嫩嫩圆鼓鼓的一个小孕肚,犯人看着孕肚软了态度然后开始犯病,一声声的管路海州叫老婆,而同时在监控屏前,刚平息下去的杜倾蹭的站起来,扬手就给了杜城一巴掌,任凭杜城再怎么说也听不进去半句。

后面的时间里杜倾的心始终卡在嗓子眼,死死盯着屏幕也不说话,生怕漏看一眼路海洲就被那神经病生吞活剥了,就这样紧张的直到炸弹被全部拆除,杜倾眼看着路海洲冲上去然后空手夺白刃,一颗心脏终是没能承受住,两眼一翻晕过去了。

杜倾是alpha,但是她心里住了个不可能的人,所以这辈子不会结婚生子,杜城呢原本还有个双胞胎弟弟,但刚生下来就没了,所以杜家最痛也最怕人丁损失,而且就指着杜城往下传了,任重道远任务艰巨,你说杜城怎么敢冒险的呀,还有路海洲,怎么敢拿孕肚去拱人家,假的也不行,杜倾看不了这种画面。

11

情况紧急,四个人在路上便看了李晗发过来的情况,世贸大厦里都是些做生意的,有不少发了财的小老板在,而犯人原本是个普通商户,给大厦里送货的,平日里人很好也老实,结果倒霉,怀孕五个月的媳妇被一个老板看上并给祸害了,一尸两命,那小孕夫走的时候地上全是血,眼睛都没闭上,犯人受得打击太大,精神混乱不清,一会要找那个害了他老婆的杀人犯,一会要找他老婆,很不好控制不说还根本没办法沟通,最要命的是根本不知道这疯子把炸弹都藏哪了,二十层的楼,既要保住人质还要派特警队逐层搜查,需要时间和人力,任务艰巨。

等四个人赶到现场的时候大厦已经被围住了,计划也已经制定好了,就差有人替补位置和带队,杜城肯定要留在一楼进行总指挥和下决定,蒋峰要带队搜楼,由于大厦图纸不全需要沈翊跟着临时勾画结构草图以便行动,唯独差了一个假扮孕夫的,虽然情况紧急,但发现就自己还没有差事的路海州还是深吸了一口气,环视了一下试图寻找一个适合扮孕夫的人,就剩李晗了,但李晗一眨巴眼“路队,我是女孩子,而且你不会让我一个女孩子去冒险吧?”

路海洲再次深吸一口气,一边点头一边说“当然不会。”

任务分好了,大家带好耳麦各自按任务行动,现在不比从前,局里发下来的伪装用具都是超前的,李晗一边帮路海洲整理肚子一边介绍了一下,这假肚子做得极真,贴在皮肤上就算暴露了肉眼直接看都看不出来,而且如果肚子受到打击甚至会有流血,所以让路海洲放心大胆去装就行了,这次行动面对的犯人太看重他的老婆孩子,所以路海洲这假肚子必须足够真,才能拖出时间来让其他人足够搜楼,说到这李晗还心有余悸,这东西刚发下来时都以为有些小题大做了,根本没人理,幸好她有兴趣研究了一下不至于临时抓瞎酿成不可挽回的后果,这肚子佩戴摘下都极其复杂,现在除了她根本没人能把这肚子拆下来。

装好的肚子虽然没到五个月那么大,但凸起个小弧度也足够看出是个孕夫,李晗感叹太逼真,时不时就看一眼,真的连杜城都多看了一眼,路海洲头疼,在进场之前都拿布衫捂着,好在后面也算进展顺利,路海洲跟着特警悄悄潜进去,出现在犯人面前的时候果然让犯人放松许多,这个过程漫长而且艰巨,通过不断周旋哄骗安抚犯人拖延时间,直到耳机里传来炸弹全部排除的信号,路海洲一下子就把犯人扑倒并擒拿住了,一整个动作下来可以说是行云流水,全程没什么意外发生,直到路海洲押着犯人走出来,看到杜城在监控屏前掐杜倾的人中。

10

杜倾的脾气路海洲是知道的,但他不明白杜倾为什么突然发火,而这又和他有什么关系,路海洲只想着和转化者再换个地方去,但杜城拉着他不肯让他走不说,那边蒋峰和沈翊不知道在和转化者说什么,没一会儿,转化者就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身走了。

邓听说过转化者是不稳定的,只能偶尔才达到S级alpha的水平,这下路海洲急了,使劲甩开杜城想去追转化者又被沈翊和蒋峰拦住了,看着路海洲一脸茫然的样子沈翊漏出标志性无害笑容“路队,杜倾姐的脾气你是了解的,很显然城队现在需要你。”

路海洲无语“莫名其妙,我和我朋友还有事呢。”

“你朋友?”蒋峰跟着追问到。

“我……我男朋友。”路海洲心虚的声音小了一半。

“行了,我知道你俩根本不是一对,三个月之前咱俩相亲,我骗我姐说咱俩成了,她一直以为咱俩在一起,你今天帮我应付一下,我不把你出来……的事说出去,也算我欠你个人情。”姐姐半个妈,杜城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他姐发飙。

但杜城这话路海洲听着就刺耳,别说他这事另有隐情,就算他真出来找人,都是成年人了你情我愿的还单身,怎么就还成把柄了,杜倾发起脾气来是吓人,但自己这事也是真的重要不能耽误,所以路海洲也懒得计较,直接拒绝就想走。

杜城脸色不好,拉着路海洲的手一直没松,路海洲也挣脱不开,眼瞅着两人要急眼了蒋峰说话了“不是吧路队,刚走那位连你名字都不知道,你就这么想要,实在不行你看看我吧,我明显比走那个要强。”

蒋峰说着还瞄了一眼路海洲的腰,心内感叹确实细。

而跟着蒋峰视线一同暗戳戳看腰的还有杜城和沈翊,三个老流氓的视线都落在自己腰上,路海洲属实无语,虽然自己被催化了一些omega特征,但到底还是个alpha,怎么这三个毫不顾忌,分局臭流氓的名声果然名不虚传。

路海洲真的有些生气了,冷笑了一下想要撕破脸皮,杜城电话便又响了。

这次是李晗打来的,气喘吁吁的女声急得甚至有些破音“不好了城队,世贸大厦发生恐怖袭击,犯人情绪不稳定,持枪携带炸药,十大两小人质有危险,我们人手不够。”

这一通电话打破了四个人的争执,三桩事摆在眼前,哪个重要不言而喻,一句废话没有,四个人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立马开车奔赴现场。

9

包子来的快,没过几分钟就有人敲门喊送外卖,路海洲也没多想,穿着背心大裤衩就去开门,介于自己穿的有点少,路海洲原本想开了门躲在门后就露个头拿一下算了,结果门刚开个缝头还没伸出去就被猛的弹回来了,酒店房间的门是向里开的,路海洲脑瓜子撞得嗡嗡的双手捂着脑门只觉得有洪水猛兽要往屋里冲,也就一秒的时间,路海洲眼边的星星都还没散去就被门外的人用擒拿手按地上了,视线天旋地转,厚毛的地毯软软贴在脸上,路海洲眨着眼睛想要找回思绪,难道是抢劫吗?

“警察查房!老实点!”

声音洪亮,字正腔圆,传进耳朵却有些不太真实,伴随着浴室没停的哗哗水声,路海洲想这怎么可能呢?

没错,路海洲被扫黄扫进去了,是酒店两个前台举报的,也不因为什么,单纯是老板交代的。

这事从哪说起呢?酒店是杜家的,杜城和路海洲不是相过亲吗,当时杜城耍心眼想把路海洲从分局弄走故意表现得热情满满,虽然被路海洲识破了没能得逞但杜倾当真了呀,碍于杜倾总是追问,杜城索性就称两人成了正谈着呢,这话一出杜家那边可以算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不争气的小儿子总算有心思找对象了,杜倾也立马下发杜城路海洲照片,吩咐自家旗下酒店,但凡这两个人出来开房立马上报,并且绝对不准提供计生用品,所以路海洲一开始觉得两个酒店前台面如土色并不是错觉,只是因为他们看见自家少奶奶来开房,带的是别的男人而不是少爷,两个前台颤巍巍拨通了杜倾的电话说了这个事,杜倾差点气死,为了保住弟妹的贞操才想出这么个损招,让自家前台打电话报警举报自家酒店有人瓢,昌。

飞起一脚踹门的是蒋峰,像闪电一样冲进来擒拿手的是杜城,后面拿着包子的是沈翊,还有不放心跟着来看情况的前台。

看见路海洲独自一人浴室里还响着哗哗水声,前台放心了,看来少奶奶是保住了,不辱使命的前台长长疏了口气,可一口气还没到底便又听到自家少爷发话说是误会,眼瞅着路海洲要打发几个人就这么走了,刚刚放松下来的前台瞬间炸毛,虽然不明白自家少爷和少奶奶搞什么飞机,但这事绝不能发生,上面那女魔王发火可不是闹着玩的。

于是神色晦暗不明准备离去的三个人被前台拦住了,撒泼开始了,什么不秉公办案,什么污染酒店名声,没有道德要曝光各种奇葩话都来了。

最后的最后连带着转化者,五个人是被赶出来的,没错,我们杜城杜大少爷并不真的了解自己家到底多有钱,所以他也不知道这家店是他家的。

夜风撩人,五个人五脸便秘的并排站在酒店门口,杜城接了个电话“杜城!带着路海洲十五分钟内到家!不然有你好看!”

杜倾生气了,嗓门大的路海洲在一边都听到了,但有任务在身的路海洲怎么可能上赶着送死呢,脚底抹油就想开溜,结果被杜城一把抓住,正在通话中的手机怼在脸上“路海洲!不来就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