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

1

谢金是德云社里顶大的大辈儿,是粉丝跟着角儿们叫小爷爷,老郭得叫一声师叔的人物,可辈分虽然大,其实也才三十来岁的年纪,私下里还管老郭叫一声哥哥。

谢金是觉得亲近不太在乎,可对于谢金这声哥哥老郭大都是不认得,到也不是老郭死板,毕竟老郭也不管谢金叫师叔,两人看着也不像是有深仇大恨,反而亲昵得很,所以啊这原因追根究底还得说说谢金的身世,德云社里满社的A,谢金也是,但是是个假A,当初大辈们该没得都没了,老郭虽然别别扭扭拉扯着一堆臭小子,但也没忘了顺便拉上自己的小师叔,小师叔也就是谢金,身为omega虽然意外长得高但到底是露着一股子媚气,老郭一边扯着一堆孩子一边还得顾着德云社,想来想去也觉得不能安心,生怕一个没注意,谢金这个大白菜就让人拱了去,家里就这么一个O,可怎么办呢?想来想去想的掉了头发,最后和于大爷俩一拍大腿,那就装成A吧,这样最保险。

谢金就这样成了A,仗着辈大还有老郭和于大爷兜底,所以一直也顺风顺水没被发现,而老郭之所以不愿意认那声哥哥,说白了就是老郭觉得亏了,在老郭和于大爷心里那可是把谢金当亲闺女养的,所以,两位老父亲的心思,任哪个女儿管父亲叫哥哥也是不可能答应的。

谢金虽然大只,但性子温吞,可以说是将omega(女孩子)的矜持彰显到淋漓尽致了,本身德云社里就规矩大于天,人人见了他都要恭敬,偏他还是那么个性子,倒是阴差阳错的端起了作为大辈儿的高冷范,所以小辈们除了李鹤东大多是不跟他一起玩耍的,李鹤东是一副老干部性格又因为一起搭档所以玩得来,但是要知道李鹤东和其他人也是能玩得来的。

但这也真怪不了谁,谢金藏着掖着,不和大伙一起洗澡,不骑摩托还不蹦迪,烧饼给他做十个大面包片子他费劲吧啦只能吃一个,跟着关九海去健身,打个拳击都软绵绵的,这谁能受得了啊,作为一个omega这样实属正常,甚至惹人怜爱,可错就错在他现在在大伙眼里是一个爷们儿角色,所以就不那么正常了。

除去这些玩不到一起去的原因,还有一个致命因素,那就是筱字辈的,尤其以刘筱亭为首,这些筱字辈的天天算计着把谢金挂墙上,甚至说想糊在顶棚上,原因吗大家肯定都知道,就是因为辈分,他们虽然现在还没有收徒的能力,可早晚是要收的,辈分排到老郭那已经是太师爷爷了,排到谢金那就得叫老祖,心疼自己未来的崽崽要五体投地,所以提前就算记着把谢金糊墙上。

有句老话说得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这第一个发现谢金真实身份的就是糊墙代表刘筱亭,也是巧了,也是寸了,刘筱亭受妈妈嘱托去医院看望自家二姨,刚巧就碰上了来开抑制剂抑制贴的谢金,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刘筱亭问了问医院的窗口,结果让他震惊不已,于是在接下来的几天刻意观察下,刘筱亭终于确定了谢金是O这个事实了,这对于刘筱亭来说就跟中了五百万似的,大白兔奶糖味的媳妇从天而降,不要的是傻子,简直是一箭双雕的好事啊。

相比于刘筱亭的开心,谢金依旧蒙在鼓里,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漏了狐狸尾巴,他只是奇怪,这不怎么喜欢自己的小黑土豆怎么忽然就开始殷勤又体贴了,对于这个问题,其他人也觉得奇怪,心里多少有些怪异又说不出来,只能眼睁睁看着社里又多了一个不蹦迪不喝酒的人——刘筱亭。

刘筱亭不蹦迪不喝酒,时间都改用来赶场子接送谢金,约谢金钓个鱼逛个公园,仗着自己辈分小,撒娇那是丝毫不打马虎眼,偏偏谢金就吃这一套,他最受不了别人和他撒娇,一撒娇几乎就是百依百顺了,于是就这样,在别人还处在懵圈状态的时候,刘筱亭已经抢占先机,开始和谢金培养感情了。

评论

热度(9)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