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

2

这刘筱亭忽然大转性,天天围着谢金转,他自己知道原因也就罢了,可这些不知道原因的就得迷糊了,眼看着刘筱亭又给谢金打电话腻乎,张九泰有些坐不住了,手机也玩不下去的和孟鹤堂对视了一眼,两人琢磨着,这大侄子是被他师傅扔出来太久了,急需长辈疼爱?按说这身边这么多师叔陪着,怎么也不该去招惹那个大辈,难不成因为谢金比较娘而散发有母性光辉吗?

两人胡思乱想,暗戳戳商量了一下还是给岳岳打了电话,说了说这么个事,岳岳一听觉得问题不大,只说没事,等着自己商演结束立马回家疼爱崽子。

这个事这么解决也算没啥问题,可惜还没等岳岳回来老郭就先杀回来了,气势汹汹黑着脸的急召小狼崽子刘筱亭进了书房,老郭这么多年教这么多徒弟,不管多闹腾也没说露过这副架势,这一看就是要出大事啊,孟鹤堂张九泰堵着门口,一边给岳岳报信一边准备着随时营救。

那边岳岳一听这消息,心脏瞬间梗了一下,飞机直接改签飞回了bj,等他急火火赶到玫瑰园的时候正赶上老郭和刘筱亭出来,小眼睛飞快确认刘筱亭完好无损后,一把薅过刘筱亭就给了一巴掌“你干什么了?”

刘筱亭被老郭盘问了几个小时,刚出来还没反应过来就挨了一巴掌,委屈的直哼唧。

岳岳也顾不得,明面上在质问刘筱亭,实际则拿眼一直在瞟老郭,看老郭的脸色。

老郭见岳岳的样子无奈的翻了个白眼,顺带着也白了旁边的孟鹤堂张九泰一眼“你瞧你那个作死的样子。”

孟鹤堂张九泰立了正,而岳岳则贱贱的哼唧了一声,还别说,那样子真是和刘筱亭如出一辙。

这件事就算这么了了,其实就是老郭听到风声,约摸着谢金是露馅了,急忙赶回来收拾,刘筱亭承认了自己发现了谢金的秘密,也答应了老郭不往外说,关键的是老郭也没有表示刘筱亭不可以追谢金,这让刘筱亭大为振奋,本想着追妻大计一往无前,结果岳岳却说要带他去走剩下的商演,刘筱亭欲哭无泪,这一走就是几个月不见,他的爱情才刚刚开始呀,然而刘筱亭这些心声岳岳是听不见的,岳岳只知道崽子最近有心事,闯了祸别人打可能没有轻重,所以要先把崽子栓在裤腰带上,众所周知,德云社护短是遗传,改不了的。

评论(2)

热度(6)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