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

8

周九良内向,有啥事都不爱说,这些谢金都是听说过的,如今发了烧,下意识的又推又抓,不让人碰又想要人陪,“内向”这两个字倒也算是实至名归。

周九良抓着谢金睡得安心,谢金则看着周九良的睡颜微微出了神,往事不由自主,他其实没想过他竟然还能这样去陪着一个alpha,即便是以这样的情况,长夜漫漫,心事从不饶人,谢金轻轻叹了口气。

手机叮的一声来了消息,谢金急忙拿起来调了静音,翻了翻发现是刘筱亭。

“睡了吗?”

“没有。”

“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是不是想我了”

“不是,九良发烧了,我照顾一下。”

“!!!孟哥呢,怎么是你照顾?”

“小孟他们喝多了,只能我来,放心吧,我照顾人还行。”

“你和他们喝酒!还喝多了!”

“怎么了?”

“没事,但是你可得离他们远点,你不知道,他们喝多了就往别人身上抹鼻涕,还乱尿尿,还有九良壮实着呢,不用照顾,你快回屋休息。”

“好吧,你也快睡觉吧,跟你师父跑专场也挺累的。”

“那你想我了吗?”

“……”

“⊙﹏⊙”

“想了,非常想”

“我也想你,等我回去,爱你,晚安。”

“晚安。”

即使是隔着手机,谢金也抵挡不了撒娇的力量,他稍稍有些无奈,刘筱亭就像个护食的小猫咪,争宠的很,他也不想喝酒陪床,毕竟那A的身份不知道能坚持多久,这万一什么时候变回O,不清不楚的多尴尬啊,但是周九良不放手他根本走不了啊,谢金扶额,一边感叹他与刘筱亭忽然觉醒的重爷孙情一边感叹小孟他们奇差的酒品。

这边谢金头痛那边刘筱亭也不安生,本来就是被强行带走,打断了原本培养感情的计划,现在媳妇儿跟人家出去混,不仅喝酒还熬夜照顾,刘筱亭虽然为了媳妇编瞎话插了师叔们几刀,但还是咬着被角无法安心,毕竟爱是一道光,直绿到发慌啊,谁知道孤A寡O酒后共处一室会发生什么鬼事。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