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

3

玫瑰园里起了一场小暴风雨,来的快去的也快,而谢金作为引发者却是一无所知,他依旧以为他的alpha皮肤密不透风,所以当刘筱亭委屈兮兮给他打电话,说要跟着岳岳去商演的时候,他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的端着自己太师爷爷的辈分好好嘱咐了刘筱亭。

关心的话是没少说,可那长辈性的怪异语气还是让刘筱亭心有不甘,挂了电话后还愤愤的暗自发誓,一定要尽快把谢金弄到手,让他改口叫自己老公。

其实德云社里那么多A,老郭也不是没考虑过把谢金许给其中一个,毕竟都是知根知底的好孩子,但凡谁能跟谢金成了,老郭也算安心,可惜,这群孩子们都不上道,这么多年愣是没跟谢金产生出爱情的火花,老郭想了想,觉得不行,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会幸福的,所以老郭渐渐的就打消了自家白菜归自家的想法,着手连了红线,在发现并找刘筱亭进书房之前就邀请了金菲来玫瑰园做客。

金菲是个机灵的人,不但生的好,相声说的也好,老郭极为喜爱他,其实两人若算起辈分来还算是同辈,可或许也是因为年纪的原因,老郭一直拿金菲当小辈去疼,这次请金菲来玫瑰园虽然是为了结亲,但老郭也没有明说谢金的身份,只含糊其辞的说会给金菲介绍个媳妇就把金菲给骗来了。

金菲美滋滋来了玫瑰园,老郭却带着于大爷出差去了,于是这接待客人的活计顺理成章的就落到了大辈儿谢金身上,谢金和金菲在“新人”节目上是见过的,所以也不算太过生疏,再加上有张云雷孟鹤堂他们一块陪着,金菲虽心里范嘀咕但也还是安心住下了。

谢金本想着招待金菲无非就是安排衣食住行,带着转转BJ城罢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这其实只是谢金的个人想法,孟鹤堂他们可不这么想,他们想着是要带着金菲去喝酒蹦迪,把刺激的玩个遍玩痛快了,本身金菲也不是那种古板呆滞之人,既然来了北京那肯定是要招待好的。

对于这个想法谢金是把头摇成了拨浪鼓,那也没能反对成功,就在他死命拒绝的时候,金菲只轻飘飘的点了点头就算同意了。

而谢金的灾难也算就此开始了,第一天的时候他们去了BJ周边的废宅进行了探险,大半夜的偷偷摸摸翻进去,其他人都好说,可谢金这身娇体软功夫不好的少不了要磕着碰着,omega最是娇贵,更禁不得吓,说句良心话,谢金假扮A,这么多年没人怜香惜玉挺过来,就算够皮实了,这但凡现场换个别的O来肯定当场就哭了,不过估计也不会有人舍得带着omega来这种地方,当然,除了谢金,谢金别说哭了,就算摔了也不吭声,当场爬起来就往前走,明明怕的指尖都泛白,却也还是装成大胆的样子,

谢金一路抖着心肝往前走,脚底下忽然不知踩了啥滑了一下,嘤咛了一声猛的就扑进了谁怀里,谢金不知道那人是谁却明显感觉抱着自己的人顿了一下,心里一慌急忙就推开那人站起来了。

因为这个小插曲,孟鹤堂在前面问了句“没事吧”

谢金回了声“没事”后,一行人就继续向前走,弃宅一共三层,楼上楼下挨着看过去,小惊吓不断大惊吓倒是没有,一行人要死要活的探完险后在门口休息了片刻,开车赶回玫瑰园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

一整夜的精神高度紧张加上在车上眯觉导致谢金在下车时腿软直接跪在了地上,张云雷伸手去扶谢金并调侃了一句“小爷爷,您这还得锻炼呐”

谢金笑了笑解释道“在车上睡懵了。”

大伙也都跟着笑,只心想谢金柔弱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看热闹的这群老爷们儿,在以后知道真相后差点没把肠子悔青了。

评论

热度(4)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