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

4

谢金回房后急忙换了抑制贴洗漱了一番,收拾好后就躺在被窝里缓神,一边纠结着昨晚不知栽在谁怀里,一遍又暗自发誓再也不会去这种地方了,太吓人不说,这要是让老郭知道自己跟着他们出去夜不归宿只怕是要把天炸下来,想到老郭炸毛的样子谢金紧了紧身上的被子,只催眠自己要赶紧睡觉。

许是受惊受累,谢金迷迷糊糊竟是睡了整一天,等他傍晚起来的时候金菲他们都逛了公园回来,就等着他起床然后去蹦迪呢,可怜谢金顶着鸟窝头,眼还没睁全开就被孟鹤堂和王九龙从被窝里薅出来,连鞋都没穿就塞进车里直奔夜场了。

本来吧谢金是大辈儿,大伙平日里虽然也闹,可总归是有个分寸,这会赶着老郭不在,谢金又是个发火都软绵绵的性子,这群爷们儿倒仿佛商量好似的,铁了心是要帮谢金变得爷们点儿。

大伙心是好心,可路数不对,谢金也只能是有苦难言,他也想变得爷们,可他也得有那个底气啊。

一路懵逼到了夜店,耳边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打碟声,谢金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到哪了,转身想说走,可还没等听清王九龙他们说了啥就被人拉到舞池里了,一堆人挤着他群魔乱舞,有人送便宜给他占,也有人拿咸猪手占他便宜,谢金脸羞得通红,到底是未经人事的omega,哪里受得了这般屈辱,一时间倒是急得面红耳赤,眼里打了泪花。

可惜金菲他们没看见,他们第一是觉得谢金是个A,左右也吃不了什么亏,再一个这舞池里彩色的闪光灯晃来晃去,能大概看出你是谁就算不错了,谁还有功夫注意那个。

谢金在舞池里天崩地裂,不想碰别人也不想被别人碰,手脚都不知道摆在哪好,夜场里的老油条与妖艳者极多,谢金这幅清纯样子自然很快就被人贴上了,走也走不了甩也甩不掉,明明是欲哭无泪在别人眼里却像是玩的正欢。

王九龙早就挤没影了,舞池边上的金菲和孟鹤堂原本还不放心,看见这一幕对视了一眼,心领神会的觉得谢金是孺子可教,尤其是金菲,昨天意外的拥抱,他分明闻见谢金身上有股子omega信息素的味道,本来还怀疑了一下,看见谢金这样倒是瞬间释怀了。

于是金菲和孟鹤堂也挤进了舞池,融进了欢乐的海洋,舞池里的人都很开心,除了谢金,谢金这个倒霉蛋不但被人缠上,甚至被带出了夜店,要不是谢金一直拼命拒绝并用报警吓唬那人怕是就栽了,好在那人是个吃过玩过的,讲究个两厢情愿,见谢金实在不愿意也没强求就走了,那个人虽然赶走了,可谢金也没少被占便宜,胸口上都被掐青了几处,他何曾见过这般阵仗,没敢给老郭和于大爷打电话,只心有余悸的光着脚丫子蹲在黑巷子里后知后觉的哭。

评论

热度(4)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