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

6

这一通电话几乎炸了北江分局,杜城沈翊蒋峰张局二话没说,开车闯了一路红灯就差把脚踹进油箱里了,飞一般到了地方,远远就看见草地里趴着一个路边还蹲着一个,几个人的心沉了又沉,下车查看情况,只见报案人起身迎过来,长的虎背熊腰的一个大老爷们两眼哭的又红又肿,看见他们似乎有了依靠般哭出了声“你说好人怎么没有好报呢~”

杜城蒋峰在前面拦着,沈翊张局跑到草地上去看路海洲,第一眼看去路海洲面无血色确实像死了一般,但沈翊伸手探了探似乎还有呼吸,检查了一下身上也没有受伤,沈翊将人抱起来,一边往车那边跑一遍喊杜城和蒋峰“快走去医院!”

路海洲由于没吃早饭一直走低血糖晕到了,再加上躺地上被晒得脱水中暑,所以昏死过去,而我们的报案人由于家里刚出了事,心里脆弱得很,回家拿东西路上发现早上才去自己家办案的警察如今躺在路边草地上怎么叫也叫不醒,也不敢上前看,所以哭着打了报警电话闹出了这么一场乌龙。

医院病房里,路海洲慢慢醒过来,吊水吊的他嘴里发苦,脑子还不清醒就听到一声“对不起。”

迷糊的脑子逐渐清醒,路海洲看见杜城守在床边,身上没什么力气,勉强支着身子坐起来后路海洲轻轻笑了一下“杜城,M是你杀的吧?”

“你有证据吗?”这样关乎人命的问题路海洲问的平静杜城回的也平静。

路海洲想相信杜城,可他怎么也想不出杜城防着他的理由,如果杜城光明磊落,那大可坦然,如今路海洲选择直接问出口,杜城的回答是反问,却不是否认,有些事再不愿相信也没有办法,路海洲再度笑了笑讽刺道“雷一斐看见你这个样子应该会很欣慰吧。”

路海洲不知道‘雷一斐’是杜城的禁区,只一瞬间,杜城眼里的平静便被暴怒所替代“你凭什么提他!”

结结实实一拳头挨在脸上,路海州鼻子里和嘴里都是血,杜城揪着他的领子几乎把他拎起来,挣扎间吊瓶也鼓针了开始回血,要不是蒋峰和沈翊及时回来,路海洲差点被打死。

蒋峰把杜城拽出去了,沈翊则把路海洲从地上扶了起来,叫了大夫来给换了些药处理了下伤口,嘱咐的话还没说完路海洲便又昏沉沉的睡过去,看着路海洲苍白的睡颜沈翊摸了摸下巴,心道路海洲作为一个alpha来说确实是有些弱了,有个想法油然而生,虽然不太可能,但万一呢?这么想着想着沈翊的视线便由路海洲的脸上转到了路海洲被衣领半遮半掩的脖子上,也不多犹豫,伸手便摸了摸,手感不错,可惜却什么都没有。

沈翊确定了路海洲是alpha,却还是觉得哪不对劲儿,正琢磨的工夫杜城推门进来了,走到床边看了一眼床上的路海洲“他没事吧?”

“应该死不了。”沈翊中肯的回答到。

“是我冲动了,没控制住。”杜城原本都气死了,如今冷静下来看着路海洲被打青的眼眶和坏了的嘴角心里开始后悔,本来也是自己的错。

沈翊看出杜城的自责,拍了拍他有意无意的引开话题“你不觉得路海洲有些柔弱吗?”

“你是说……”杜城听闻这话猛的一惊,仔细想了想后就想伸手去摸路海洲后颈。

沈翊摇了摇头拦住杜城“我看过了,是alpha,只是我觉得奇怪。”

杜城松了口气“可能这段时间你太累了,别想太多,我下午有事要亲自跑一趟,你在医院看着他吧。”

“好。”沈翊点头答应。

评论(5)

热度(15)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