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

7

杜城和蒋峰回局里办事去了,留沈翊在医院看着路海洲,整一下午也不见人醒,也亏得沈翊是个耐得住性子的,待了一下午也不觉得烦,甚至拿出包里的本子勾勾描描画起了画来,简单几笔只画了个眉眼,安静睡着的模样却是与床上躺着的路海洲如出一辙,许是在局里做画像师养成了习惯,沈翊现在会有用画思考的习惯。

说来有趣,路海洲在沈翊的印象里一直是个阴险狡诈的角色,无时无刻的试探,一双眼睛里全是算计,和他说话一定要万分小心,说不好哪句就被绕进去然后一番盘问,经常打的人措手不及,路海洲这个人聪明而且果断,作为市局副支队长绝对名副其实的老狐狸,可说来也搞笑,就是这样一个老油条如今躺在床上闭着眼竟乖的不像话,而这种乖并不是安静而是无辜。

没错,沈翊觉得路海洲这张脸表现出来的是无辜,他是画像师,相对于平常人来说更注重于人面部的微表情以及这些表情所带来的肌肉线条,每个人都有喜怒哀乐,也会根据不同的心情变化而做出不同的表现,比如一个心性纯良不爱计较的人,他的表情注定是放松而且平静的,相反一个心胸狭隘算计猜忌的人则会面苦而凶,这些表情如果只做一次两次也没什么,可长年累月下来自然是要在脸上形成一些肌肉痕迹,用我们大众的话来说也就是面由心生,而我们路海州同学在放松下来的表情里一脸乖巧,丝毫没有醒着时的那般精明,如此一来算是有趣,现在这个时代人人扮猪吃虎,像这样小白兔假装大灰狼的委实万里挑不出一个来,沈翊瞧着路海洲,不自觉便笑的一脸宠溺。

路海洲醒的时候正赶上沈翊出去买饭,迷糊糊坐起来发现身边没人,肚子饿的咕咕叫,看一眼窗外天也已经黑了,床头柜子里翻到自己的手机发现好多未读信息,打开一看全是邓听发来的。

邓听勉强算是路海洲的朋友,或许说是恩人更为合适,两个人原本不认识,一切起源于路海洲那个相依为命的弟弟,弟弟五年前因为意外差点死了,是这个邓听给救回来的,为了救弟弟邓听甚至丧失腺体再不能生育,可想而知路海洲会有多感谢邓听。

在路海洲心里邓听原本可以置身事外的,但邓听既然救了弟弟他路海州也会不惜一切报答邓听,只可惜邓听是个医学怪人,不求财不求色,偏偏想要把abo研究出个所以然来,abo原不稀奇,可邓听的野心是国宝级别的S级alpha,他想尝试着把普通alpha转化成S级alpha,转化的人早就有了,可成功与否还需要各种实验去验证,其中一条就是去标记一个普通alpha并使这个alpha怀孕。

但是,谁家好alpha去当受还大肚子啊,这不纯纯神经病吗,正好路海洲这个大冤种就掉坑里了,五年了,那个转化者一直没成功过,但路海洲这边经过一系列操作,早已经把退化的子宫重新发育的良好,一直等待着那个转化者成功了就献身,原本失败的次数太多了路海洲也觉得邓听疯了没啥希望了,结果刚才看见邓听发来的消息是成功了,而且还不稳定需要今晚就见面。

路海洲回复了个OK后一披衣服赴约去了,等沈翊提着饭回来就剩了一个空荡荡的病房,沈翊去厕所水房看了看都没有,想去服务台问问看没看见,结果小护士们一窝蜂凑过来围着他,脸色通红的问他是不是爱人,沈翊一张小美人脸,早习惯了这种场面,只点点头笑的温柔,得到路海洲走了的答案后也不管身后一群失恋女人的哀嚎,拿出手机给杜城和蒋峰发短信“人跑了。”

评论(10)

热度(12)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