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

8

路海洲到的时候邓听是和转化者一起来的,不知是因为第一次见还是出于同为实验品的奇怪感情,路海洲多看了这个有些瘦的过分的转化者几眼,其实也就是个戴着眼镜的普通男人,怎么就叫邓听藏了五年不肯让自己见,路海洲心里还嘀咕,邓听却皱起了眉头“我早告诉过你,你现在身体不比一般alpha,要像omega一样照顾自己,怎么还敢跟人打架。”

“这次是意外……”路海洲心虚的捂上嘴角的伤口疼的一吸气。

“算了。”邓听放弃般叹了口气,仿佛是习惯了路海洲这般说辞,只低下头抿了抿嘴后忽然又郑重无比的看向路海洲“你要是现在后悔也来得及。”

“不后悔。”路海洲说的斩钉截铁,五年了,他虽然不懂邓听的疯狂但仿佛也能看透点什么,总归他答应过邓听的,绝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掉链子,看邓听一副对不起他的样子路海洲急忙把人往路边推“你赶紧走吧,我俩还得找地方办事去,没工夫陪你耗。”

邓听走了,走的时候仿佛下了老大的决心,路海洲其实心里也是不知所措,但没法子,回头一看那个转化者,只见转化者唯唯诺诺的也不好意思,两人对视了一眼便尴尬的脚指头抠地,路海洲心道坏菜,两人互相叫啥都还不知道,这怎么说话啊,随后想了想反正也就是关了灯一晚上的事,不行挺过去算了,眼瞅着转化者盯着自己脚尖原地罚站,路海洲硬着头皮开了口“走吧,开个房去。”

打了车去了最近的酒店,两人别别扭扭的开房,不知是不是两人手忙脚乱的尴尬气氛搞得,路海洲总觉得酒店两位前台面如土色,那表情甚至可以用日了狗来形容,但是这么觉得也没道理,他又不认识这两人,心里安慰自己不要想太多,拿了房卡就急匆匆奔着房间去了。

拖欠了五年的恩情终于要有个结果了,路海洲是着急的,有一方面也是为了避免继续尴尬,所以他一进房间就开始脱衣服,脱的剩个大背心和大裤衩之后钻进被窝里,然后招呼转化者“来吧。”

路海洲的主动换来的是转化者一个更大的红脸,紧紧闭着眼睛等了老半天,没等到人耳畔却传来浴室哗哗的水声,路海洲悄悄睁眼然后叹了口气,其实他也在害怕和不安,他是个alpha,自然有他的骄傲和自尊,可为了这个恩情他黯然了五年,身体的改变让他再不能像从前那样冲在一线,偶尔救人的时候还要躲在队友身后,一身锋芒逐渐敛退,有人说他虚名在外,也有人说他忘了初心惜命贪权,可羡慕也好惋惜也罢,最难过的人是他路海洲自己。

五年来路海洲习惯性带着面具假笑示人,再委屈也没反驳过,他虽然落寞却也从不后悔,当时的绝望他至今记忆犹新,他发过誓的,他什么都愿意,只要能救他弟弟,所以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一刻,路海洲害怕是真的,松了口气也是真的。

脑子里乱的不像话,路海洲裹着被子摊煎饼似的在床上来回翻了十分钟,浴室里水声不减,肚子也咕噜噜叫,想到自己早上晕倒被送进医院昏睡然后被杜城揍又昏睡直到现在也没吃一点东西,估摸着转化者还要洗一会,就给楼下打了电话要了小笼包来吃。

评论(5)

热度(10)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