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

9

包子来的快,没过几分钟就有人敲门喊送外卖,路海洲也没多想,穿着背心大裤衩就去开门,介于自己穿的有点少,路海洲原本想开了门躲在门后就露个头拿一下算了,结果门刚开个缝头还没伸出去就被猛的弹回来了,酒店房间的门是向里开的,路海洲脑瓜子撞得嗡嗡的双手捂着脑门只觉得有洪水猛兽要往屋里冲,也就一秒的时间,路海洲眼边的星星都还没散去就被门外的人用擒拿手按地上了,视线天旋地转,厚毛的地毯软软贴在脸上,路海洲眨着眼睛想要找回思绪,难道是抢劫吗?

“警察查房!老实点!”

声音洪亮,字正腔圆,传进耳朵却有些不太真实,伴随着浴室没停的哗哗水声,路海洲想这怎么可能呢?

没错,路海洲被扫黄扫进去了,是酒店两个前台举报的,也不因为什么,单纯是老板交代的。

这事从哪说起呢?酒店是杜家的,杜城和路海洲不是相过亲吗,当时杜城耍心眼想把路海洲从分局弄走故意表现得热情满满,虽然被路海洲识破了没能得逞但杜倾当真了呀,碍于杜倾总是追问,杜城索性就称两人成了正谈着呢,这话一出杜家那边可以算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不争气的小儿子总算有心思找对象了,杜倾也立马下发杜城路海洲照片,吩咐自家旗下酒店,但凡这两个人出来开房立马上报,并且绝对不准提供计生用品,所以路海洲一开始觉得两个酒店前台面如土色并不是错觉,只是因为他们看见自家少奶奶来开房,带的是别的男人而不是少爷,两个前台颤巍巍拨通了杜倾的电话说了这个事,杜倾差点气死,为了保住弟妹的贞操才想出这么个损招,让自家前台打电话报警举报自家酒店有人瓢,昌。

飞起一脚踹门的是蒋峰,像闪电一样冲进来擒拿手的是杜城,后面拿着包子的是沈翊,还有不放心跟着来看情况的前台。

看见路海洲独自一人浴室里还响着哗哗水声,前台放心了,看来少奶奶是保住了,不辱使命的前台长长疏了口气,可一口气还没到底便又听到自家少爷发话说是误会,眼瞅着路海洲要打发几个人就这么走了,刚刚放松下来的前台瞬间炸毛,虽然不明白自家少爷和少奶奶搞什么飞机,但这事绝不能发生,上面那女魔王发火可不是闹着玩的。

于是神色晦暗不明准备离去的三个人被前台拦住了,撒泼开始了,什么不秉公办案,什么污染酒店名声,没有道德要曝光各种奇葩话都来了。

最后的最后连带着转化者,五个人是被赶出来的,没错,我们杜城杜大少爷并不真的了解自己家到底多有钱,所以他也不知道这家店是他家的。

夜风撩人,五个人五脸便秘的并排站在酒店门口,杜城接了个电话“杜城!带着路海洲十五分钟内到家!不然有你好看!”

杜倾生气了,嗓门大的路海洲在一边都听到了,但有任务在身的路海洲怎么可能上赶着送死呢,脚底抹油就想开溜,结果被杜城一把抓住,正在通话中的手机怼在脸上“路海洲!不来就死定了!”

评论(11)

热度(12)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