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

14

眼前的人生的和杜城一样,气质上却完全不同,相比杜城的糙劲这一个就要贵气白净很多,就连笑起来都是一股子精明算计的商人相,明明一样却又完全不一样,要非说有什么相似的大概就是都有一种藏在表象之下的痞劲。

作为杜倾的老同学,路海洲确实听过杜家双生子的事,但是那幼子早夭,难不成还有什么别的隐情。

怀着各种震惊与猜疑,路海洲审视着眼前的人,随后便听见这人亲亲热热叫了一声“洲洲,跟我走一趟吧。”

假杜城的手跟长了雷达似的就往路海洲肩上搂,路海洲原本还反抗,看到视频里被五花大绑的邓听后便没了言语,任凭这人搂着他出了医院一路扬长而去。

加长的豪车以及穿西装的司机似乎证明了这人的有钱,路海洲想破脑袋也不明白这仇怨会出在哪,没有想象中的动手动脚,一路上这人都斯文又绅士,下车时甚至还主动开车门扶着车顶,待遇是好的,但路海洲自认身为一个大猛A,受到这般待遇可谓是满身不自在。

路海洲憋着难受不说话,一路跟着假杜城进了别墅,留着心眼的一路观察,高级的设计装修暂且不谈,单看这一串串打招呼的男仆女仆,路海洲判定这人虽然对自己暧昧不清的,但似乎也没有囚禁自己的意思,莫名其妙的心刚要稍稍放下,这人关了门回身就探手来摸路海洲的脸,虽然有些猝不及防,但路海洲到底是干警察的,挥手就打开了这咸猪手,迈着步子再想躲开的时候腿便软了,路海洲跌坐在地,突然出现的强势信息素压制着让他不断发抖,这样的威压是S级alpha!路海洲惊的慌了神,可一抬头看见的是假杜城依旧笑的一脸优雅。

‘真正的猎手是不动声色的’路海洲脑海中忽然浮现出这句话,一遍又一遍,眼前看不透的人让他开始害怕,但是天生的压制让他毫无还手之力,路海洲眼看着这人轻飘飘把自己抱在椅子上然后探身亲上来,抗拒着死死闭上眼,心里绝望之际这人却又放了他,周身威压撤去,路海洲脱力般瘫在椅子上大口喘着气,而对面假杜城已经安坐在椅子上,一脸玩味的看着他“不愧是姐姐看中的人,味道不错。”

“你是谁?”路海洲有些恼了。

“正式介绍一下,我叫孙志彪,是杜城的双胞胎弟弟。”

“你不是……”虽然光看脸也能猜出个大概,但这其中未知的事太多,路海洲明知故问,到底顾忌着,夭折两个字没好说出口。

“夭折了对吧。”孙志彪笑着摇了摇头,似乎对自己这段经历不太在乎,“我爸爸暗恋我妈妈不成,赌气偷走了我。”看了看路海州有些懵的眼神又补充到“准确的说是养父,不过他对我挺好的,也没瞒着我,我不恨他。”

“那你抓我来干什么?”路海洲有些无语,想不明白这跟自己有什么关系,自己不还帮了杜城吗?

“你是姐姐看上的弟媳,我作为他的亲弟弟不该看看你吗,杜城霸着姐姐这么多年也该够了,什么都是杜城的,甚至沈翊蒋峰都是他弟弟,那我呢?”说到这些孙志彪有些表情崩裂,终于装不住了,而路海洲也大概明白了来龙去脉,眼前这个孙志彪明显姐控,提起杜城也情绪波动的厉害,像是是双胞胎分离多年的怨念,但问题是杜家似乎都不知道这个小儿子还活着,有怨气去找杜城沈翊蒋峰都行,你找我干嘛,路海洲有些崩溃“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不打算和你家结亲,也跟他们不熟,你赶紧放了我和邓听。”

“哈哈哈”孙志彪笑了起来,“你和那个转化者就熟了,他就是个废物。”

看到路海洲惊讶孙志彪起身走了过来,拿手撑着桌子“不过我知道了你们的事,你要还邓听的恩情吗,你听好了,想要邓听的命就得听我的话,用你这特殊的肚子为我办件事,我要把这些年属于我的全都拿回来,就算拿不回来也要他们付出代价。”

评论(1)

热度(9)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