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

16

  孙局长贴心,关于路海州挖人的名单都给拟好了,一共四个,飞别是杜城,沈翊,蒋峰,以及李晗,挖人这个事不是不行,但是偏偏就是这四个,路海洲有点难受,本来之前查案子的时候就零零碎碎闹得不是很愉快,虽然后面案情水落石出以及杜城沉冤昭雪他路海洲都有功劳,但是怎么说呢,零碎已经零碎了,他老奸巨猾的形象在前,出去跟人开房被前三个当场抓获在后,虽然李晗没去,但路海洲用脚趾头想李晗也是知道这个事的,一个形象完全坍塌没什么希望再树立起来的人挖你,换你你愿意吗?

虽然也不能说是完全没有希望,但路海洲恨不得毁灭算了,关键他不止糟心他还心虚呀,烦躁的抓了两把肚子,路海洲暗暗祈祷千万不要成功。

案件收尾昏天黑地的忙了一个月,开始还不停想着该怎么相处该怎么谈起调动才合适,后来发现根本没有时间去操心这些了,因为案情牵扯人数地域太多,没完没了的报告和蹲点抓逃散人员,大家忙的脸不洗头也不梳,谁还会去提起之前的事,其实没了调查杜城这层隔阂,分局还是很友好的,也是真不拿路海洲这市局借调来的当外人,大家都是一家人,一样当畜生使呗。

这一个月熬下来,路海洲觉得自己虚了,总是没精神,两个黑眼圈都像是长脸上了,唯一值得庆幸的大概是孙志彪从那次做完手术真的再没出现也没联系过他,而肚子也没什么反应,路海洲就把这事给忘脑后了。

直到所有工作忙完去参加庆功宴的时候,分局那些人好像过年了般欢天喜地,唯独路海洲强颜欢笑,就在庆功宴的前一天,孙局又短信提醒他,问他借调需不需要续杯,一晚上的时间足够他愁的舌头上起了两个大泡,看着泛红的火锅下不去嘴,瞅一眼杜城他们四个和同事打得火热估计也没什么聊天机会,应付般吃了点水果小点心,路海洲打算再坐一会就找由头走人。

有了这个心思的路海洲看似注意力都在吃的上,实际上戳着小点心发呆也没怎么真的吃,等了半天貌似也没人注意自己,便偷偷按亮了手机假装有人打电话般光明正大的往外走,到了门口收了手机却发现李晗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了,正站在路边上打电话,而恰巧此时一辆飞速行驶的摩托正骑过来,按李晗站那个位置肯定是要撞的,路海洲说时迟那时快,冲上去就把李晗拉回来了,李晗没反应过来吓了一跳,尖叫了一声就半靠在路海洲怀里,路海洲也是心有余悸,安慰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人扯着胳膊甩一边去了。

来人是杜城,这一下用劲不小,路海洲本来就半支着李晗没个重心点,这一甩直接就摔地上了,肚子也抽筋似的疼上了。

杜城有些生气,但路海洲被甩在地上似乎是杜城没想到的,虎着脸帮李晗把路海州拎了起来后杜城嘱咐李晗进屋去

“李晗是A也不喜欢A,你喜欢怎么样是你的私事我管不着,但李晗你不准碰。”杜城可以说是恶狠狠警告路海洲了,但路海洲冤呐,这都哪跟哪啊“我没有。”

“别狡辩了,这个月虽然忙,但你偷偷找过几次李晗以为我不知道?我告诉你别耍花招,你帮过我我确实感谢你,但你要是再把坏心思放在李晗那我也绝饶不了你!”

得,这误会算大了,毕竟瞎搞的名声在前,路海洲一时都不知从何解释,偏偏肚子离奇疼的更带劲了,被疼痛折磨的说不出话的路海洲就像是默认,杜城也懒得搭理,直接转身走了,丝毫没发现路海洲捂着肚子两眼一番晕到了。

评论(4)

热度(9)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