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克拉

  哎,又是新的一年,窗外的鞭炮放的噼里啪啦响,扰的我心直乱,本不该如此丧气,奈何作为二十五岁的大龄女青年,现在的过年带给我的除了催婚还是催婚,虽然网上不少拿回家过年拍段子的,还给了不少可以应对甚至反驳的爽言爽语,可到底也就是看个乐子,我还真能拿那些没轻没重的话去刺长辈不成,那是糊涂。

我自己心里有数也准备好了低眉顺眼的态度,但有个特殊情况是我们今年在姥姥家过年,姥姥那辈人兄弟姊妹多,延伸到了我们这一辈,那子女外加女婿姑爷啥的乌央乌央的,亲戚虽多但从未断了联系,所以大家都很亲近 而这也导致了我所准备的耐心根本不够,开始我还能装乖,每天打扮的利索混在亲戚堆里跟他们交谈并接受催婚,可第N天之后还是这个状态我就受不了了,所以我现在穿着我姥姥的一套大红花秋衣秋裤躺被窝里摆烂,疯狂打王者,谁进来找我我就眼一闭装死,亲戚们估计看出来我摆了,也懒得搭理我,互相交流感情去了,开始我妹还劝我这样行不通,等看到我从床底掏出尿壶的时候我妹就闭嘴了,给我竖了个大拇指,夸我牛*。

摆烂使人快乐,使人颓废,也使人倒霉,在我摆到第三天的时候我妹举着手机带着一阵冷风冲了进来,激动的上蹿下跳嗷嗷直叫,我开始还嘲讽她疯了,结果等她手舞足蹈告诉我她的同学的哥哥的朋友什么的我没记住,反正就是打职业王者的那些小朋友们带着各自的运营来这边玩鬼屋,好像是连玩带拍摄,搞了一整栋楼,总归是个挺大的场,然后人不够,可以托关系把我们凑进去一起玩。

说实话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我第一反应是激动了,我先是爱玩这个游戏,后面才逐渐的从网上了解了这些职业小朋友,可能我年纪大一些没像我妹喜欢的那么疯,但我确实挺喜欢这些长得不错的还玩的厉害的弟弟们,所以听到这个消息后,我便猛的从被窝里站起来了,我都恨不得飞奔着去找弟弟们,然而妹妹身后开着的门外吹来的一阵冷风直接劝退了我,我打了个寒战缩回了被窝,刚才的热情全然不再,我想了想还是算了,弟弟们的美貌我在屏幕上舔舔就挺好。

我拒绝了妹妹,妹妹不能理解,看着我的眼神像看傻子,反复确认我不去后拿着手机一边打字一边走了,我安下心打开手机打算开一把,结果没过一分钟我那背时妹妹就飞奔回来,丝毫不顾姐妹情面直接把我从被窝里薅起来套上外套塞进了出租车。

原因吗是这好事太抢手,转眼名额就剩下两个,那个什么朋友说直接选一个两个人一起的,省得再凑,我真的……枉我俩一起长大,形影不离、有祸同闯,有架互打,妹妹为了自己的幸福……我真的栓Q。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