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

9

一夜难以安眠,天蒙蒙亮的时候谢金动了动手,发现周九良松开了自己,于是悄悄起身,缓了缓早已麻了的腿后就离开了,回到自己房间后见时间还早便想着休息会再起来做早饭,但不知道是不是昨晚趴床边太累了,这一闭眼直到十点多才醒,等谢金出屋,大伙已经都起了,还煮了粥等他吃,谢金有些不好意思,瞥了眼气色不错的周九良后便坐下喝粥也没说啥。

谢金没说啥是觉得本来就是举手之劳,九良好了就好,而周九良没说啥是因为他昨晚迷迷糊糊的,就以为照顾他的是他孟哥,毕竟这么多年也习惯了。

这两个人一个不求一个记错人,所以这个小插曲就这样平静的过去了,等谢金吃完早饭,一行人就各自收拾回玫瑰园了。

回家的路上,最开心的应该就是谢金了,毕竟他对这没啥好印象,巴不得越早走越好,但是乐极生悲,当他面带微笑推开了玫瑰园大门的时候,他的笑容忽然就在脸上挂不住,仿佛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他忽然就不快乐了,原因无他,只因他看见老郭和谦大爷正拿着棍儿等他呢。

其他人不知情,依旧快乐着一一问好,唯有谢金苦笑,打过招呼后便被宣进了慎刑司——书房,书房里气压低的仿佛呵气成冰,谢金自知理亏,还是抖着嗓子死不瞑目的叫了声“师侄~”

眼见着谢金一脸便秘的进了书房,八卦的几人立马趴墙角,只听哐的一声,趴墙角的几人便惊悚的对视了一眼,孟鹤堂用口型表示,师父的青花笔托没了,金菲惊讶至极,眉毛飞的比天还高,立马摆手说撤,大辈斗法,小辈灰飞烟灭,还是识时务者为俊杰。

谢金被两人训了三个小时,不仅被训,期间还老实交代了这几天都发生了什么,听得老郭和谦大爷直冒火,越恼火骂的就越凶,仿佛一个死循环般让谢金生无可恋。

三个小时后谢金终于出来了,一群人聚在大厅里喝茶,谢金守着一群罪魁祸首自然不想再说话,倒是老郭指着他问金菲“小金菲,你喜欢谢金这样的吗?”

此时谢金在大家心里还是个A,所以这句话直接弄懵了大伙,谢金更是一口茶喷的老远。

“谢师叔不是A吗”金菲小心翼翼问了问。

老郭挑挑眉“我就问你喜不喜欢他这样的,他有个亲戚是O,与他样貌性格都差不多。”

金菲转着眼睛下意识与谢金对视了一眼,谢金轻咳了一声,心慌般急忙转开视线,金菲笑了笑“和小师叔差不多那应该是挺高了,我还是找个小鸟依人的好。”

谢金眉眼一垂,心下有些失落,不是因为金菲拒绝,实在这身高算是他的痛处,早些年没少被说闲话。

相比谢金老郭倒是没什么情绪,只笑了笑,轻飘飘的道“哦,那是不合适,我本来想着撮合你们还特意赶回来一趟,这样你们还是别见面的好。”

金菲的媳妇就这样吹了,白白高兴了一场,几人聚在花园里讨论这个事,金菲一脸可惜的对谢金说“要是我再高点,或者你那亲戚在矮点或许还有可能,我怎么要个比我高的媳妇啊?”

“对,我也觉得他太高了”谢金有些尴尬。

“身高我倒是合适,但性格可能是不行,我喜欢开朗一点的。”王九龙走过来揽着谢金的肩膀。

谢金点了点头,心里却想着自己的omega身份真是死都不要说出来。

8

周九良内向,有啥事都不爱说,这些谢金都是听说过的,如今发了烧,下意识的又推又抓,不让人碰又想要人陪,“内向”这两个字倒也算是实至名归。

周九良抓着谢金睡得安心,谢金则看着周九良的睡颜微微出了神,往事不由自主,他其实没想过他竟然还能这样去陪着一个alpha,即便是以这样的情况,长夜漫漫,心事从不饶人,谢金轻轻叹了口气。

手机叮的一声来了消息,谢金急忙拿起来调了静音,翻了翻发现是刘筱亭。

“睡了吗?”

“没有。”

“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是不是想我了”

“不是,九良发烧了,我照顾一下。”

“!!!孟哥呢,怎么是你照顾?”

“小孟他们喝多了,只能我来,放心吧,我照顾人还行。”

“你和他们喝酒!还喝多了!”

“怎么了?”

“没事,但是你可得离他们远点,你不知道,他们喝多了就往别人身上抹鼻涕,还乱尿尿,还有九良壮实着呢,不用照顾,你快回屋休息。”

“好吧,你也快睡觉吧,跟你师父跑专场也挺累的。”

“那你想我了吗?”

“……”

“⊙﹏⊙”

“想了,非常想”

“我也想你,等我回去,爱你,晚安。”

“晚安。”

即使是隔着手机,谢金也抵挡不了撒娇的力量,他稍稍有些无奈,刘筱亭就像个护食的小猫咪,争宠的很,他也不想喝酒陪床,毕竟那A的身份不知道能坚持多久,这万一什么时候变回O,不清不楚的多尴尬啊,但是周九良不放手他根本走不了啊,谢金扶额,一边感叹他与刘筱亭忽然觉醒的重爷孙情一边感叹小孟他们奇差的酒品。

这边谢金头痛那边刘筱亭也不安生,本来就是被强行带走,打断了原本培养感情的计划,现在媳妇儿跟人家出去混,不仅喝酒还熬夜照顾,刘筱亭虽然为了媳妇编瞎话插了师叔们几刀,但还是咬着被角无法安心,毕竟爱是一道光,直绿到发慌啊,谁知道孤A寡O酒后共处一室会发生什么鬼事。

7

谢金受尽苦难也没逃过成为第一个被淘汰的,只惨兮兮的先去了别墅休息整顿,介于白天孟鹤堂的浇花行为,谢金在浴缸里足泡了一个小时,泥沙洗掉二斤,头皮都险些挠掉了才堪堪出来。

好不容易拾捣干净了自己,大概估了估时间,在房里稍微休息了一会就又开始准备晚饭,谢金穿着花围裙在厨房里忙,淘米洗菜甚是熟练,不慌不忙的烧了四五个菜,还做了好吃的菠萝饭。

等他这边弄得差不多了其他人也纷纷回来了,大家都玩的很尽兴,只万万没想到的是竟然是张云雷活到了最后,听到这个消息,谢金这个冲锋没心内默默不服,毕竟在他的心里他绝对打得过张云雷,但其实吧,这就好比小奶猫照镜子——总是丛林之王的样子。

大家在山里摸爬滚打一天,又累又饿,各自收拾好后就聚在饭桌前狼吞虎咽,因为白天滚泥坑下水沟,晚间回来又沾了些露水,于是大伙便说要喝些白酒驱寒,谢金怕露馅自然是不喝的,但因为不知道该以什么理由合理的拒绝,所以在大伙提议的时候只低头扒饭没作声,出于惯性思维,没人拒绝就会顺理成章的以为都喝,所以倒酒的时候还是添了一杯给谢金,奇怪的是孟鹤堂递酒给谢金的时候谢金竟然愣了一下,半天才反应过来说了句不舒服就不喝了。

谢金脸色稍稍有些怪异,旁边金菲打了句圆场“酒治百病,是不是白天凉着了,正好喝点就好了。”

本以为就算不喝,这酒也该接着了,可谢金依旧摇了摇头,虽说桌上没有外人,可孟鹤堂端着酒还是生了丝尴尬出来,其他几人眼见气氛不对,急忙你一言我一语引了其他话题,这事才算过了。

一顿饭下来,周九良没吃两口说头晕回房了,谢金也没吃多少就回房了,其他人倒是没少喝,尤其是孟鹤堂,几人心里多少有些计较,这小爷爷平日里看着和蔼的紧,竟是这般不好相处。

而谢金也是委屈,他的忽然失落其实是有关于一段往事,虽说是往事,却是至今也没放下,他的旁边也曾是有人盘着腿,傻笑着替他挡酒的。

谢金默默在房里难受了许久,直到外面传来晃晃悠悠的脚步声和关门声,谢金知道这是喝完了,叹了口气后忽然想到周九良说难受也没吃几口饭就打算去看看。

开门看见周九良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似乎发了烧,谢金伸手摸了摸周九良脑门,周九良迷糊着推了谢金一把,神志不清的要他孟哥,谢金冷不防的歪在一边,暗道这生病还有这么大劲,心里来气回了一句“你孟哥忙着啃土豆呢。”

周九良也听不见,只哼唧着不让人碰,谢金回房拿了退烧药又拿了些白酒,连哄带骗带用强总算是让周九良把药给吃了,然后又用白酒给周九良搓手心和后背,折腾了半宿,周九良的烧才算是退了,这期间谢金也不敢怠慢,毕竟发烧不是小事,大半夜一群醉鬼也没法去医院,所以就一直支着眼皮守着了,眼见温度不高了,团子良的下意识表情也没那么痛苦了,谢金决定撤退,刚起身要走,之前还不让碰的团子就抓住谢金不让走了,也不睁眼,就是死死抓着,谢金看着周九良再度愰了下神,随后回了神就开始一个个掰周九良手指,但弹三弦的手指不是凡人能挑战的,所以谢金最后认了命,席地而坐,愣是趴在周九良床边睡了一宿。

4

谢金回房后急忙换了抑制贴洗漱了一番,收拾好后就躺在被窝里缓神,一边纠结着昨晚不知栽在谁怀里,一遍又暗自发誓再也不会去这种地方了,太吓人不说,这要是让老郭知道自己跟着他们出去夜不归宿只怕是要把天炸下来,想到老郭炸毛的样子谢金紧了紧身上的被子,只催眠自己要赶紧睡觉。

许是受惊受累,谢金迷迷糊糊竟是睡了整一天,等他傍晚起来的时候金菲他们都逛了公园回来,就等着他起床然后去蹦迪呢,可怜谢金顶着鸟窝头,眼还没睁全开就被孟鹤堂和王九龙从被窝里薅出来,连鞋都没穿就塞进车里直奔夜场了。

本来吧谢金是大辈儿,大伙平日里虽然也闹,可总归是有个分寸,这会赶着老郭不在,谢金又是个发火都软绵绵的性子,这群爷们儿倒仿佛商量好似的,铁了心是要帮谢金变得爷们点儿。

大伙心是好心,可路数不对,谢金也只能是有苦难言,他也想变得爷们,可他也得有那个底气啊。

一路懵逼到了夜店,耳边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打碟声,谢金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到哪了,转身想说走,可还没等听清王九龙他们说了啥就被人拉到舞池里了,一堆人挤着他群魔乱舞,有人送便宜给他占,也有人拿咸猪手占他便宜,谢金脸羞得通红,到底是未经人事的omega,哪里受得了这般屈辱,一时间倒是急得面红耳赤,眼里打了泪花。

可惜金菲他们没看见,他们第一是觉得谢金是个A,左右也吃不了什么亏,再一个这舞池里彩色的闪光灯晃来晃去,能大概看出你是谁就算不错了,谁还有功夫注意那个。

谢金在舞池里天崩地裂,不想碰别人也不想被别人碰,手脚都不知道摆在哪好,夜场里的老油条与妖艳者极多,谢金这幅清纯样子自然很快就被人贴上了,走也走不了甩也甩不掉,明明是欲哭无泪在别人眼里却像是玩的正欢。

王九龙早就挤没影了,舞池边上的金菲和孟鹤堂原本还不放心,看见这一幕对视了一眼,心领神会的觉得谢金是孺子可教,尤其是金菲,昨天意外的拥抱,他分明闻见谢金身上有股子omega信息素的味道,本来还怀疑了一下,看见谢金这样倒是瞬间释怀了。

于是金菲和孟鹤堂也挤进了舞池,融进了欢乐的海洋,舞池里的人都很开心,除了谢金,谢金这个倒霉蛋不但被人缠上,甚至被带出了夜店,要不是谢金一直拼命拒绝并用报警吓唬那人怕是就栽了,好在那人是个吃过玩过的,讲究个两厢情愿,见谢金实在不愿意也没强求就走了,那个人虽然赶走了,可谢金也没少被占便宜,胸口上都被掐青了几处,他何曾见过这般阵仗,没敢给老郭和于大爷打电话,只心有余悸的光着脚丫子蹲在黑巷子里后知后觉的哭。

6

谢金发了次火,金菲他们立马就痛改前非,不再探险也不去夜店了,而是几经选择后慎重的改成了真人CS,真人CS,既正经又健康而且充满活力,谢金发誓他绝对不想玩,但是没有理由拒绝了,于是谢金只能微笑着骂了句MMP后穿上了防弹背心奔向了新的火坑。

CS区是在郊区的山上,一整座山都规划好了,山顶上建了栋大别墅以供休息,山腰和山脚都算野区随便玩,谢金本来想着进山后找个地方就藏起来,苟到最后那也算逃过一劫,但是也不知道是金菲他们找人太厉害还是谢金藏的太菜,从山下到山上,谢金很是遭了一番社会的毒打。

他先是爬不动山,走了一小段就在山脚找了个坑用些树枝子和杂草把自己原地埋了,结果李鹤东路过,一脚踩在他手指头上,那种底子特厚,棱特多的登山靴,疼的谢金嗷一声就窜起来了,谢金肯定知道自己战五渣,所以跳起来就跑,李鹤东就在后边追他,边追边往谢金身上扔夹子,这夹子一砸到东西就会自动打开夹住碰到的一切东西,所以谢金后背屁股上全是夹子,疼的一边跑还一边嚎叫。

仗着腿长的优势,连滚带爬的甩开了李鹤东,在山坡上趴了好久,确定李鹤东没追过来,谢金才敢起身揪自己身上的夹子,一边揪一边就骂这A真不是人当的,刚才吃了亏,这坑肯定是不趴了,谢金寻了处灌木丛,拿着98K猛一顿敲,确定没有蛇后躲了进去,然后孟鹤堂就路过了,本来都走过去了,谁料又折回来小解,一泡无根水正巧浇在谢金头上,谢金不仅被尿,更是将小孟孟瞧了个清楚,于是便再次尖叫着从树丛里跑出来,直吓得孟鹤堂尿了一半,裤子都没提就和谢金互相撕扯着滚下坡去了,坡下有个泥坑,两人便双双落在泥坑里,由于装备都掉在了坡上,两人便在泥坑里徒手拼力气,谢金身为一个O,空长了个大个子却弄不过孟鹤堂,让孟鹤堂回手就按在了泥坑里完虐,那个惨呐,脸上不用说,头发都能直接抓个根立的造型。

孟鹤堂掉着半拉裤子还按着谢金,这惊悚一幕被因尖叫声吸引来的周九良看了个全,周九良也没想那么多,拿着自己的九八K就要淘汰这对狗男男,刷刷的开了几枪后,孟鹤堂和谢金就分开各自向两边滚去,各自找了个树躲了起来,周九良不紧不慢的收了两人的装备,只慢悠悠的下坡,一边走一遍还喊着让两人投降,谢金心里无数匹草**奔过,心想自己就算不厉害也不应该这么菜,可还没等他小宇宙爆发,就被周九良薅着后领子拎出来绑上了,周九良绑好谢金又去追孟鹤堂,留谢金在原地气到爆炸,自己竟然连乖乖团子都打不过,而且团子系的绳子竟然这么紧,要死要活的解开了绳子,谢金觉得自己的指甲都要扣掉了,身上的泥半干不干,甩也甩不掉,谢金索性就不甩了,站在原地想了片刻,一肚子的窝囊气,藏也藏不住打也打不过,谢金干脆自暴自弃,随便的在林子里走。

然而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山就那么大却藏有七个人,于是谢金又接着遇到了金菲,王九龙,张云雷组合,这三人临时搭了伙,可怜谢金在一系列劫难之后变成了半泥塑的熊样,再在林子里这么一走,就这么说,枝繁叶茂的大山里,树叶哗啦啦的响,里面忽然有个看不清是啥的东西在动,任谁也得害怕,张云雷三人组就很合理的被吓到了,并且果断扔出了芥末烟雾弹,谢金无辜又被捶了一顿,“悲伤”到差点把眼哭瞎了后终于被淘汰了。

5

谢金这只大长虫顶着鸡窝头,哭的像个鬼一样跑回了玫瑰园,留着孟鹤堂他们等玩够了也找不见他了,都以为谢金是找到合适的了也就没在意,结果第二天谢金竟然也没回来,其实谢金是躲在房间里没出来,但这群人不知道啊,等到下午也没见谢金回来,打电话谢金也不接,这就有点不对了,王九龙试着去敲了敲谢金的门,结果屋里啪的一声,王九龙吓了一跳,听这声音分明是什么东西砸在门上了,虽然无法理解原因,但王九龙还是断定,小爷爷肯定是因为昨天的事发火了。

客厅里王九龙、孟鹤堂、张云雷、金菲外加今天刚过来的周九良和李鹤东正在大眼瞪小眼,这事就是这么个事,其实在他们看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谢金虽平日里娘气了些,但到底是A,这出去玩哪还有吃亏的道理,可偏偏谢金就是生气了,不仅生气了,还意外的发火了,这群人坐在客厅里一边琢磨着该如何给谢金道歉,一边又忍不住腹诽这小爷爷着实太过娇气,娇气到让人忍不住怀疑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癖好,比如A喜欢A什么的。

这客厅里一片纠结气氛,谢金在房里竟也是纠结的要死,昨天的事确实过分,但是这群孩崽子毕竟不知情,谢金实在心软,觉着反正自己也没真出事,还是不让老郭知道的好,可是刚才王九龙来敲门,他又实在没忍住摔了东西,这还怎么收场啊,正当谢金纠结的要把手指头咬掉的时候,王九龙又来敲门了。

王九龙作为客厅里的老幺,直接被决定来打冲锋,计划已经商量好了,就是让王九龙火力全开,仿着刘筱亭的样子撒娇,作为社里为数不多的几大长虫之一,撒起娇来应该劲儿挺大的,主要是应该挺抗揍。

王九龙果然也不负众望,使了老大的劲儿,让谢金一开门就收获了一个大熊抱,开门那一刻谢金懵了,王九龙自己也跟着懵了,谢金懵了就是单纯的吓了一跳,没料到王九龙会来这一手,但王九龙懵就很微妙了,怎么说呢,抱谢金意外的好抱啊,谢金虽然大只,但是王九龙连着胳膊去圈他竟然意外的容易,而且两只手还能分别摸到自己手肘位置,这也就算了,以前怎么没注意谢金身上有一股子甜甜的味道呢,而且软软的,这感觉活像是抱了个O(女孩子)。

谢金反应过来伸手去推王九龙,王九龙出于私心没有松手,反而抱着谢金左右晃,并百转千回的叫了声“小爷爷”

谢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心想现在的孩子都什么毛病,先是刘筱亭,现在又是王九龙,看来是刚才摔东西吓得,谢金拍了拍王九龙的后背“哎,师侄孙。”

“你别生气了,我们都知道错了。”王九龙听见谢金回叫自己,感觉似乎没什么怒气,于是就高兴的接着晃并默默觉得小爷爷拍自己的手真软啊。

“嗯,不生气了,我年纪大了,受不了这个,以后别这样就行了。”谢金一边回答一边慢慢使劲,几次尝试,挣脱无果后便咬着牙暗骂王九龙这个小瘪犊子劲真大。

眼见王九龙撒娇成功,旁边藏着的其他几个也纷纷出来了,并跟闹着玩似的排着队跟谢金求抱抱以求原谅,然后,谢金漏出了这辈子最假的微笑,后退了一步并狠狠地摔上了门。

3

玫瑰园里起了一场小暴风雨,来的快去的也快,而谢金作为引发者却是一无所知,他依旧以为他的alpha皮肤密不透风,所以当刘筱亭委屈兮兮给他打电话,说要跟着岳岳去商演的时候,他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的端着自己太师爷爷的辈分好好嘱咐了刘筱亭。

关心的话是没少说,可那长辈性的怪异语气还是让刘筱亭心有不甘,挂了电话后还愤愤的暗自发誓,一定要尽快把谢金弄到手,让他改口叫自己老公。

其实德云社里那么多A,老郭也不是没考虑过把谢金许给其中一个,毕竟都是知根知底的好孩子,但凡谁能跟谢金成了,老郭也算安心,可惜,这群孩子们都不上道,这么多年愣是没跟谢金产生出爱情的火花,老郭想了想,觉得不行,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会幸福的,所以老郭渐渐的就打消了自家白菜归自家的想法,着手连了红线,在发现并找刘筱亭进书房之前就邀请了金菲来玫瑰园做客。

金菲是个机灵的人,不但生的好,相声说的也好,老郭极为喜爱他,其实两人若算起辈分来还算是同辈,可或许也是因为年纪的原因,老郭一直拿金菲当小辈去疼,这次请金菲来玫瑰园虽然是为了结亲,但老郭也没有明说谢金的身份,只含糊其辞的说会给金菲介绍个媳妇就把金菲给骗来了。

金菲美滋滋来了玫瑰园,老郭却带着于大爷出差去了,于是这接待客人的活计顺理成章的就落到了大辈儿谢金身上,谢金和金菲在“新人”节目上是见过的,所以也不算太过生疏,再加上有张云雷孟鹤堂他们一块陪着,金菲虽心里范嘀咕但也还是安心住下了。

谢金本想着招待金菲无非就是安排衣食住行,带着转转BJ城罢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这其实只是谢金的个人想法,孟鹤堂他们可不这么想,他们想着是要带着金菲去喝酒蹦迪,把刺激的玩个遍玩痛快了,本身金菲也不是那种古板呆滞之人,既然来了北京那肯定是要招待好的。

对于这个想法谢金是把头摇成了拨浪鼓,那也没能反对成功,就在他死命拒绝的时候,金菲只轻飘飘的点了点头就算同意了。

而谢金的灾难也算就此开始了,第一天的时候他们去了BJ周边的废宅进行了探险,大半夜的偷偷摸摸翻进去,其他人都好说,可谢金这身娇体软功夫不好的少不了要磕着碰着,omega最是娇贵,更禁不得吓,说句良心话,谢金假扮A,这么多年没人怜香惜玉挺过来,就算够皮实了,这但凡现场换个别的O来肯定当场就哭了,不过估计也不会有人舍得带着omega来这种地方,当然,除了谢金,谢金别说哭了,就算摔了也不吭声,当场爬起来就往前走,明明怕的指尖都泛白,却也还是装成大胆的样子,

谢金一路抖着心肝往前走,脚底下忽然不知踩了啥滑了一下,嘤咛了一声猛的就扑进了谁怀里,谢金不知道那人是谁却明显感觉抱着自己的人顿了一下,心里一慌急忙就推开那人站起来了。

因为这个小插曲,孟鹤堂在前面问了句“没事吧”

谢金回了声“没事”后,一行人就继续向前走,弃宅一共三层,楼上楼下挨着看过去,小惊吓不断大惊吓倒是没有,一行人要死要活的探完险后在门口休息了片刻,开车赶回玫瑰园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

一整夜的精神高度紧张加上在车上眯觉导致谢金在下车时腿软直接跪在了地上,张云雷伸手去扶谢金并调侃了一句“小爷爷,您这还得锻炼呐”

谢金笑了笑解释道“在车上睡懵了。”

大伙也都跟着笑,只心想谢金柔弱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看热闹的这群老爷们儿,在以后知道真相后差点没把肠子悔青了。

2

这刘筱亭忽然大转性,天天围着谢金转,他自己知道原因也就罢了,可这些不知道原因的就得迷糊了,眼看着刘筱亭又给谢金打电话腻乎,张九泰有些坐不住了,手机也玩不下去的和孟鹤堂对视了一眼,两人琢磨着,这大侄子是被他师傅扔出来太久了,急需长辈疼爱?按说这身边这么多师叔陪着,怎么也不该去招惹那个大辈,难不成因为谢金比较娘而散发有母性光辉吗?

两人胡思乱想,暗戳戳商量了一下还是给岳岳打了电话,说了说这么个事,岳岳一听觉得问题不大,只说没事,等着自己商演结束立马回家疼爱崽子。

这个事这么解决也算没啥问题,可惜还没等岳岳回来老郭就先杀回来了,气势汹汹黑着脸的急召小狼崽子刘筱亭进了书房,老郭这么多年教这么多徒弟,不管多闹腾也没说露过这副架势,这一看就是要出大事啊,孟鹤堂张九泰堵着门口,一边给岳岳报信一边准备着随时营救。

那边岳岳一听这消息,心脏瞬间梗了一下,飞机直接改签飞回了bj,等他急火火赶到玫瑰园的时候正赶上老郭和刘筱亭出来,小眼睛飞快确认刘筱亭完好无损后,一把薅过刘筱亭就给了一巴掌“你干什么了?”

刘筱亭被老郭盘问了几个小时,刚出来还没反应过来就挨了一巴掌,委屈的直哼唧。

岳岳也顾不得,明面上在质问刘筱亭,实际则拿眼一直在瞟老郭,看老郭的脸色。

老郭见岳岳的样子无奈的翻了个白眼,顺带着也白了旁边的孟鹤堂张九泰一眼“你瞧你那个作死的样子。”

孟鹤堂张九泰立了正,而岳岳则贱贱的哼唧了一声,还别说,那样子真是和刘筱亭如出一辙。

这件事就算这么了了,其实就是老郭听到风声,约摸着谢金是露馅了,急忙赶回来收拾,刘筱亭承认了自己发现了谢金的秘密,也答应了老郭不往外说,关键的是老郭也没有表示刘筱亭不可以追谢金,这让刘筱亭大为振奋,本想着追妻大计一往无前,结果岳岳却说要带他去走剩下的商演,刘筱亭欲哭无泪,这一走就是几个月不见,他的爱情才刚刚开始呀,然而刘筱亭这些心声岳岳是听不见的,岳岳只知道崽子最近有心事,闯了祸别人打可能没有轻重,所以要先把崽子栓在裤腰带上,众所周知,德云社护短是遗传,改不了的。

1

谢金是德云社里顶大的大辈儿,是粉丝跟着角儿们叫小爷爷,老郭得叫一声师叔的人物,可辈分虽然大,其实也才三十来岁的年纪,私下里还管老郭叫一声哥哥。

谢金是觉得亲近不太在乎,可对于谢金这声哥哥老郭大都是不认得,到也不是老郭死板,毕竟老郭也不管谢金叫师叔,两人看着也不像是有深仇大恨,反而亲昵得很,所以啊这原因追根究底还得说说谢金的身世,德云社里满社的A,谢金也是,但是是个假A,当初大辈们该没得都没了,老郭虽然别别扭扭拉扯着一堆臭小子,但也没忘了顺便拉上自己的小师叔,小师叔也就是谢金,身为omega虽然意外长得高但到底是露着一股子媚气,老郭一边扯着一堆孩子一边还得顾着德云社,想来想去也觉得不能安心,生怕一个没注意,谢金这个大白菜就让人拱了去,家里就这么一个O,可怎么办呢?想来想去想的掉了头发,最后和于大爷俩一拍大腿,那就装成A吧,这样最保险。

谢金就这样成了A,仗着辈大还有老郭和于大爷兜底,所以一直也顺风顺水没被发现,而老郭之所以不愿意认那声哥哥,说白了就是老郭觉得亏了,在老郭和于大爷心里那可是把谢金当亲闺女养的,所以,两位老父亲的心思,任哪个女儿管父亲叫哥哥也是不可能答应的。

谢金虽然大只,但性子温吞,可以说是将omega(女孩子)的矜持彰显到淋漓尽致了,本身德云社里就规矩大于天,人人见了他都要恭敬,偏他还是那么个性子,倒是阴差阳错的端起了作为大辈儿的高冷范,所以小辈们除了李鹤东大多是不跟他一起玩耍的,李鹤东是一副老干部性格又因为一起搭档所以玩得来,但是要知道李鹤东和其他人也是能玩得来的。

但这也真怪不了谁,谢金藏着掖着,不和大伙一起洗澡,不骑摩托还不蹦迪,烧饼给他做十个大面包片子他费劲吧啦只能吃一个,跟着关九海去健身,打个拳击都软绵绵的,这谁能受得了啊,作为一个omega这样实属正常,甚至惹人怜爱,可错就错在他现在在大伙眼里是一个爷们儿角色,所以就不那么正常了。

除去这些玩不到一起去的原因,还有一个致命因素,那就是筱字辈的,尤其以刘筱亭为首,这些筱字辈的天天算计着把谢金挂墙上,甚至说想糊在顶棚上,原因吗大家肯定都知道,就是因为辈分,他们虽然现在还没有收徒的能力,可早晚是要收的,辈分排到老郭那已经是太师爷爷了,排到谢金那就得叫老祖,心疼自己未来的崽崽要五体投地,所以提前就算记着把谢金糊墙上。

有句老话说得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这第一个发现谢金真实身份的就是糊墙代表刘筱亭,也是巧了,也是寸了,刘筱亭受妈妈嘱托去医院看望自家二姨,刚巧就碰上了来开抑制剂抑制贴的谢金,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刘筱亭问了问医院的窗口,结果让他震惊不已,于是在接下来的几天刻意观察下,刘筱亭终于确定了谢金是O这个事实了,这对于刘筱亭来说就跟中了五百万似的,大白兔奶糖味的媳妇从天而降,不要的是傻子,简直是一箭双雕的好事啊。

相比于刘筱亭的开心,谢金依旧蒙在鼓里,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漏了狐狸尾巴,他只是奇怪,这不怎么喜欢自己的小黑土豆怎么忽然就开始殷勤又体贴了,对于这个问题,其他人也觉得奇怪,心里多少有些怪异又说不出来,只能眼睁睁看着社里又多了一个不蹦迪不喝酒的人——刘筱亭。

刘筱亭不蹦迪不喝酒,时间都改用来赶场子接送谢金,约谢金钓个鱼逛个公园,仗着自己辈分小,撒娇那是丝毫不打马虎眼,偏偏谢金就吃这一套,他最受不了别人和他撒娇,一撒娇几乎就是百依百顺了,于是就这样,在别人还处在懵圈状态的时候,刘筱亭已经抢占先机,开始和谢金培养感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