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

4

杜城出来的时候正赶上路海洲捧着蓝玫瑰来还他,然而计划失败没什么好心情的杜城又变回了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脚步停也不停擦着路海洲的肩膀过去只留下一句“扔了吧。”

路海洲捧着花被撞的一晃,回头看一看已经走远的背影心里苦笑,这么大的人竟然会这么幼稚,心疼怀里的花开的还好,路海洲决定还是摆在办公室里。

抬脚的工夫又撞上沈翊,沈翊笑眯眯递给路海洲一把钥匙“这是我的自行车钥匙,先借你,你应该能用到。”

看着沈翊笑的人畜无害的样子,路海洲满头雾水,迟疑着接过钥匙也没想明白,于是张口问了句“为什么?”

沈翊笑的更温柔了,伸手拍了拍路海洲肩膀没说话走了。

路海洲心里不舒服,心想这分局的人都有病,果然,他刚这样想,路过的两个小警员就在背后窃窃擦擦“路队跟沈老师也有一腿”

用网络流行语来说,陆海洲真的会谢,坚持着和这群脑回路不同的人沟通了解情况了几天,路海洲也算有所收获,正经的没问出来,倒是知道了一些杜城沈翊蒋峰以前的故事,毕竟虽然杜城的避嫌计划失败了,但路海洲‘前嫂子’的身份让这些人对他没那么疏远了,正经的不聊,一个个反过来劝路海洲,说这三个人有多么优秀多么好,是警队里的梦中情人,让路海州安心选一个不要不三不四的。

对没错,路海洲四处打听这三个人以及得到机会就会劝这三个人去市局的行为免不了被人零星的看去,所以故事发展到了现在,路海洲已经成了一个脚踏三只船的绿茶渣男,而杜城蒋峰沈翊三个则是被情所伤的小可怜,那故事版本众多,却个个曲折婉转虐恋情深,惹得局里的小姑娘们眼泪一大把,阴阳怪气的冷落路海洲。

可路海洲虽然被冷落到处碰壁受委屈,但他并不知道这背后故事,直到分局来了几个新人,这几个新人不可避免的被我们三支花的魅力折服,也不可避免的听了一个又一个故事,勇敢表白三支花却被拒以后脑补了许多,初出校园的那种正直勇敢的心让几个新人忍受不了,这一定都是路海洲的错。

只记得那天阳光明媚,食堂里人来人往,路海洲正吃饭,几个新人表情严肃的走过来狠狠鞠了个大躬,并齐声说道“路队,请你放过他们吧!”

路海洲看着几个新人,再看看周围投过来的目光恍然大悟,嗓子眼酸的嘴里一口饭怎么都咽不下去,眼瞅着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路海洲放下筷子尴尬的笑了笑,起身逃也似的离开了食堂。

那天沈翊给他自行车钥匙他还不明白,直到后来杜城开车载着蒋峰和沈翊甩他一脸沙子他才明白,路海洲想要调查,就要一边四处打听一边跟着一起办案,除了四处的冷嘲热讽,杜城蒋峰沈翊的为难才最难受,这段时间以来真的感觉到被全世界针对是什么感觉,生活不易,路海洲叹气。

3

路海洲被杜城膈应的一晚上没睡好,第二天可算整理好心情去上班的时候发现李晗正站在门口等他,心里奇怪之余还有点害怕,原本对自己爱答不理问东答西的小姑娘忽然间转了性,低着头扣着手一脸不好意思的叫他“路队~”

看着李晗堵着门口的架势路海洲心里没底,一边扯着嘴角机器人似的问了声早,一边就试探着想从李晗旁边进去,结果李晗抬头看了他一眼后随即又低下头,一晃身子开口又叫了一声“嫂子”

小姑娘的声音带着些许撒娇的意味,但路海洲却是一脸黑人问号,不确定的指了指自己“你是在叫我吗?”

路海洲是真诚的发问,没想到惹得李晗着了急“嫂子你生气了吗?我之前不知道也不是故意的,我以为你——”

“李晗!”蒋峰及时出现打住了李晗接下来的话,几步小跑过来就把还想解释的李晗推进去了,“快去看看你电脑爆炸了。”

成功支走了李晗,蒋峰回头冲着路海洲笑了一下并叫了一声“路队。”

轰隆隆,晴天打雷,这是那个正眼都不给摔摔打打的蒋峰?这是吗?这是吗?不不不,今天这个会笑,好像还有点奶膘,路海洲空着脑子往办公室走。

办公室门口围着一群小警员正往里面看,叽叽喳喳的不知在讨论什么,见路海洲来了便哄的一下散了,路海洲依旧奇怪,进了办公室才发现自己办公桌上放着超大一捧蓝玫瑰,而里面夹着的卡片赫然写着杜城送,直到这一刻,路海洲心里所有的奇怪与不解都有了答案,拿着卡片嗤笑了一声,路海洲盯着蓝玫瑰,心里不仅没有被送花的喜悦,反而逐渐皱起了眉头。

而另一边我们送花的男主角杜城正在张局办公室里炫耀,态度嚣张扬言过两天就能请人吃上喜酒,对此张局只是悠闲的靠在椅子上看报纸,慢悠悠翻了一页后才说到“路海洲比你早五年干刑警。”

眼看着张局放下报纸玩味的看着自己杜城没说话,原本扶着桌子前倾的身体也逐渐站直,对视了片刻后杜城死鸭子嘴硬“张局难道觉得我配不上他?”

听到这话张局笑了一下,“行了杜城,你的身份我当然知道,只是路海洲昨晚就跟我打过电话了。”

杜城愣了一下,随后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意思“下属的终身大事可不能这样糟蹋。”

杜城耍无赖也不是第一次,张局也早就习惯了,只是这一次张局忽然严肃了起来,盯着杜城的眼睛里似乎要冻出冰来“你要是真心看上他路海洲,我会亲自去市局替你提亲,只是在这之前你给我安分点,他路海洲来分局是干什么的你心知肚明,你是我带出来的人,我会无条件相信你,但该守的规矩你必须要守。”

起码自杜城认识张局以来,他没见张局这么严厉过,杜城也知道张局是为了自己好,可他的局一旦开启就绝不能容许闪失,路海洲这块绊脚石的出现让不确定因素太多,本想借着相亲婚事的事让路海州避嫌离开这里,没想到还没开始就失败了,路海洲,是你自己闯进来的,入了局可就不能退了。

2

谁能想到世界知名财阀杜家的小公子会是杜城呢,想一想生意场上高贵优雅的杜倾,再想一想办起案来风餐露宿的杜城,简直离了个大普。

没错,杜倾就是路海洲的老同学,虽然是老同学,但路海洲确实一直没见过杜城,这次意外见面杜倾就死活相中了路海洲,觉得只有路海洲这种稳重的人和自家弟弟结婚了才能过稳当的日子,这才有了瞒着两边把人凑到一起的糊涂事。

杜倾美滋滋正式介绍了两人的身份之后路海洲裂开了,一时间尴尬的脑子转不过来思路开始不受控制,老同学说了介绍对象但没说是介绍自家弟弟,而且绝配的话怎么都是AO吧,难道杜城是O,可自己看过杜城资料,明明是A,难道做了假,可如果杜城真的是O,那就一定是清白的,想到这路海洲定定看着杜城,完全忘了相亲这回事,只一心观察杜城是O的可能。

相比之下杜城就淡定很多,除了一开始看见路海洲的惊讶之后很快就淡然接受了,毕竟自家姐姐为了催婚干出的荒唐事实在不少,原本想着像以前那样糊弄过去就算了,可到了眼前看着路海洲看见自己时那副被雷劈过的呆样杜城瞬间改了主意,天降的瘟神这不是自己掉坑里了吗。

所以等路海洲反应过来想走的时候,杜城一个箭步上来,笑眯眯从他手里‘接过’蛋糕并强行捞着他肩膀进屋去了,两人互相较劲看起来搂的紧紧的,而看见这一幕的杜倾老泪横飞,她弟弟这块臭石头终于要开窍了,多亏了她英明的决策。

晚饭是杜倾亲手做的,煲汤的时候却不小心切到了手,杜城不会做饭,没办法就由路海洲接了手,由于常年独自生活,路海洲的厨艺还算不错,走到厨房三下五除二,没一会就搞定一锅萝卜汤,这期间杜城也一直粘在厨房,一会系围裙一会挽袖子,总之不消停,路海洲烦得要死赶人也赶不出去,总算忍着吃完饭告辞要回家的时候杜城还追着送了出来,看着门口杜倾与年纪不相符的慈爱脸庞路海洲没说话,任凭杜城跟着自己,直到沿着小花园走离了视线路海洲才忽然停住了脚步“城队不会不知道我是alpha吧?”

“知道,我不介意。”杜城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路海洲看着眼前的杜城气笑了,满心只有厚颜无耻四个大字,但多年的涵养让他说不出什么难听的话,憋了半天也只是憋了一句“但我介意。”

路海洲想这么拒绝就够了,撇下这四个字以后便转身向前走去,如他所料杜城确实没再跟上来,但没过一分钟杜城便在后面喊到“没事,我不嫌弃你。”

路海洲回头,表情像吃了屎一样难受,冷笑了一下最终头也不回的离去了。

路海洲的大冤种之路

介于太冷了,我讲个冷笑话吧

冤种局长:我派你去挖墙脚的任务怎么样了

路海洲:已经有进展了

冤种局长:什么进展

路海洲:我已经有人质了

冤种局长:人质在哪

路海洲:在我肚子里










“我承认这几个年轻人确实非常优秀,但有能力就要发挥更大的作用,你可不能这么死抓着不放。”

“哎呦我的孙大局长,我真没死抓不放,这都是他们自己的决定。”

“我不管,现在闹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我可以派个人过去,一方面调查这个事,一方面也考察一下这几个人,合适了就都调市局来。”

“哎,不是——”

“就这么定了,照顾好我的人,再见张局。”

电话被挂断了,张局看着电话一呲牙,这老同学脾气几十年不改,还是一如既往的狗。

短短的一段对话引出一段故事,而这个故事里注定了有佼佼者也有大冤种,很不幸,我们市局副支队长路海洲就是那个被派出去上人家家里找不痛快并挖墙角的大冤种,作为大冤种本种,路海洲一本正经的自我介绍“大家好,我是来加入这个家的,不是来破坏这个家的,我只是怀疑杜城就是杀人犯而已。”

哈哈哈当然没有,我开玩笑的,路海洲这个人成熟而且稳重,他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局面,所以当张局介绍完他,大家表现出来的敌意与排斥,他也只能装作没看见。

出于礼貌,路海洲向杜城伸出手“城队,久仰。”

一时间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在两人身上,空气里似乎有火星子噼啪作响,杜城舔了舔后槽牙,而后猛的站起来回握住了路海洲的手“久仰,路队长。”

四目相对间互不相让,虽然是意料之中不愉快的见面,但路海洲还是心里苦,鬼知道杜城的手劲有多大,快要捏死他了。

开始没容易,后面就更难了,路海洲例行公事和杜城周边的人进行沟通,但结果可想而知,沈翊和李晗是一类,笑眯眯的态度没什么不好,但就是啥也不知道,也不装就是明摆着不说,实打实有声的不知道无声的气死你,杜城和蒋峰就比较直接,我根本不理你,摔摔打打的态度可以说是极度恶略,虽说大家都是A,但怎么说呢?路海洲这一天被欺负的像个苦情柔弱O似的。

终于熬到下班了路海洲站在分局门口吹着清爽晚风叹了口气,他可太难了,缓了缓刚想迈步回家手机便响了,拿出来一看来了条短信‘下班了吗?别忘了来哦~’

路海洲看着短信一拍额头,晚上约好的相亲差点给忘了,多年不见的老同学忽然再次相见,听说路海洲还在母胎solo死活要给介绍对象,说是绝配,胸脯都拍碎了就非要路海洲去,也不知道老同学能给介绍个什么样的。

路海洲打车去了附近蛋糕店买了老同学最爱吃的蛋糕直奔老同学家,马上要见相亲对象了还是挺期待的,略微紧张的站在老同学家门口整了整衣领后路海洲伸手按了门铃,门铃没响过三声门就开了,几秒钟的时间,路海洲想了一万种和娇弱omega打招呼的方式,但门开的那一刻路海洲的笑容凝固了,因为开门的人不是娇弱omega,而是杜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