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

9

一夜难以安眠,天蒙蒙亮的时候谢金动了动手,发现周九良松开了自己,于是悄悄起身,缓了缓早已麻了的腿后就离开了,回到自己房间后见时间还早便想着休息会再起来做早饭,但不知道是不是昨晚趴床边太累了,这一闭眼直到十点多才醒,等谢金出屋,大伙已经都起了,还煮了粥等他吃,谢金有些不好意思,瞥了眼气色不错的周九良后便坐下喝粥也没说啥。

谢金没说啥是觉得本来就是举手之劳,九良好了就好,而周九良没说啥是因为他昨晚迷迷糊糊的,就以为照顾他的是他孟哥,毕竟这么多年也习惯了。

这两个人一个不求一个记错人,所以这个小插曲就这样平静的过去了,等谢金吃完早饭,一行人就各自收拾回玫瑰园了。

回家的路上,最开心的应该就是谢金了,毕竟他对这没啥好印象,巴不得越早走越好,但是乐极生悲,当他面带微笑推开了玫瑰园大门的时候,他的笑容忽然就在脸上挂不住,仿佛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他忽然就不快乐了,原因无他,只因他看见老郭和谦大爷正拿着棍儿等他呢。

其他人不知情,依旧快乐着一一问好,唯有谢金苦笑,打过招呼后便被宣进了慎刑司——书房,书房里气压低的仿佛呵气成冰,谢金自知理亏,还是抖着嗓子死不瞑目的叫了声“师侄~”

眼见着谢金一脸便秘的进了书房,八卦的几人立马趴墙角,只听哐的一声,趴墙角的几人便惊悚的对视了一眼,孟鹤堂用口型表示,师父的青花笔托没了,金菲惊讶至极,眉毛飞的比天还高,立马摆手说撤,大辈斗法,小辈灰飞烟灭,还是识时务者为俊杰。

谢金被两人训了三个小时,不仅被训,期间还老实交代了这几天都发生了什么,听得老郭和谦大爷直冒火,越恼火骂的就越凶,仿佛一个死循环般让谢金生无可恋。

三个小时后谢金终于出来了,一群人聚在大厅里喝茶,谢金守着一群罪魁祸首自然不想再说话,倒是老郭指着他问金菲“小金菲,你喜欢谢金这样的吗?”

此时谢金在大家心里还是个A,所以这句话直接弄懵了大伙,谢金更是一口茶喷的老远。

“谢师叔不是A吗”金菲小心翼翼问了问。

老郭挑挑眉“我就问你喜不喜欢他这样的,他有个亲戚是O,与他样貌性格都差不多。”

金菲转着眼睛下意识与谢金对视了一眼,谢金轻咳了一声,心慌般急忙转开视线,金菲笑了笑“和小师叔差不多那应该是挺高了,我还是找个小鸟依人的好。”

谢金眉眼一垂,心下有些失落,不是因为金菲拒绝,实在这身高算是他的痛处,早些年没少被说闲话。

相比谢金老郭倒是没什么情绪,只笑了笑,轻飘飘的道“哦,那是不合适,我本来想着撮合你们还特意赶回来一趟,这样你们还是别见面的好。”

金菲的媳妇就这样吹了,白白高兴了一场,几人聚在花园里讨论这个事,金菲一脸可惜的对谢金说“要是我再高点,或者你那亲戚在矮点或许还有可能,我怎么要个比我高的媳妇啊?”

“对,我也觉得他太高了”谢金有些尴尬。

“身高我倒是合适,但性格可能是不行,我喜欢开朗一点的。”王九龙走过来揽着谢金的肩膀。

谢金点了点头,心里却想着自己的omega身份真是死都不要说出来。

评论(6)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