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

路海洲的大冤种之路

介于太冷了,我讲个冷笑话吧

冤种局长:我派你去挖墙脚的任务怎么样了

路海洲:已经有进展了

冤种局长:什么进展

路海洲:我已经有人质了

冤种局长:人质在哪

路海洲:在我肚子里










“我承认这几个年轻人确实非常优秀,但有能力就要发挥更大的作用,你可不能这么死抓着不放。”

“哎呦我的孙大局长,我真没死抓不放,这都是他们自己的决定。”

“我不管,现在闹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我可以派个人过去,一方面调查这个事,一方面也考察一下这几个人,合适了就都调市局来。”

“哎,不是——”

“就这么定了,照顾好我的人,再见张局。”

电话被挂断了,张局看着电话一呲牙,这老同学脾气几十年不改,还是一如既往的狗。

短短的一段对话引出一段故事,而这个故事里注定了有佼佼者也有大冤种,很不幸,我们市局副支队长路海洲就是那个被派出去上人家家里找不痛快并挖墙角的大冤种,作为大冤种本种,路海洲一本正经的自我介绍“大家好,我是来加入这个家的,不是来破坏这个家的,我只是怀疑杜城就是杀人犯而已。”

哈哈哈当然没有,我开玩笑的,路海洲这个人成熟而且稳重,他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局面,所以当张局介绍完他,大家表现出来的敌意与排斥,他也只能装作没看见。

出于礼貌,路海洲向杜城伸出手“城队,久仰。”

一时间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在两人身上,空气里似乎有火星子噼啪作响,杜城舔了舔后槽牙,而后猛的站起来回握住了路海洲的手“久仰,路队长。”

四目相对间互不相让,虽然是意料之中不愉快的见面,但路海洲还是心里苦,鬼知道杜城的手劲有多大,快要捏死他了。

开始没容易,后面就更难了,路海洲例行公事和杜城周边的人进行沟通,但结果可想而知,沈翊和李晗是一类,笑眯眯的态度没什么不好,但就是啥也不知道,也不装就是明摆着不说,实打实有声的不知道无声的气死你,杜城和蒋峰就比较直接,我根本不理你,摔摔打打的态度可以说是极度恶略,虽说大家都是A,但怎么说呢?路海洲这一天被欺负的像个苦情柔弱O似的。

终于熬到下班了路海洲站在分局门口吹着清爽晚风叹了口气,他可太难了,缓了缓刚想迈步回家手机便响了,拿出来一看来了条短信‘下班了吗?别忘了来哦~’

路海洲看着短信一拍额头,晚上约好的相亲差点给忘了,多年不见的老同学忽然再次相见,听说路海洲还在母胎solo死活要给介绍对象,说是绝配,胸脯都拍碎了就非要路海洲去,也不知道老同学能给介绍个什么样的。

路海洲打车去了附近蛋糕店买了老同学最爱吃的蛋糕直奔老同学家,马上要见相亲对象了还是挺期待的,略微紧张的站在老同学家门口整了整衣领后路海洲伸手按了门铃,门铃没响过三声门就开了,几秒钟的时间,路海洲想了一万种和娇弱omega打招呼的方式,但门开的那一刻路海洲的笑容凝固了,因为开门的人不是娇弱omega,而是杜城。

评论(5)

热度(25)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